情感文章:那時,那景,那憂傷

時間:2018-05-01  來源:赫罗纳反超皇马  作者:@我永WZM  有:人讀過該文章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那時,那景,那憂傷

再次將相思的情結,纏繞于指尖,停留在過去的路上,翻過記憶的扉頁,見證了那一場空虛的繁華。誰在夢里哭,誰在夢外笑,又是誰,用朦朧的淚眼,心疼了時光里的暗香。——題記

歲月在物轉星移中流逝,時光在季節變遷中蒼老,已是很久了,不敢去回想以前的點滴,總是害怕,想起了會流淚,想起了會哭泣,想起了,就會傷害無辜的雙眸。

曾經,是誰在那一片多情的雨季里,橫穿了寓意的流年,滴落在我的指尖,用一場不期而遇的相逢,泛起了那片久遠的記憶...輕輕的呼喚著未知的自然,微帶著一絲迷茫,細細的琢磨著光陰中的遺漏。

隨著日子的一路走來,習慣了一個人的彷徨,看昨日的風景,留下了太多回憶的痕跡。

132.jpg

如今,在我的世界里,總是彌漫著蕭索的氣息,那往日的繁華,就在我不經意的剎那,悄悄地,悄悄地從我的指尖,帶著歡笑。淡出了我的視線。

而那些回憶的痕跡,融入了微風細雨般的思念,緩緩的,流淌在午夜闌珊,枕著玫瑰的嬌艷,彌漫醉人的纏綿,多了一抹別離的憂傷。

后知后覺,時光已穿過輪回的薄紗,我只是不懂,那多情的久遠,就該如何去定義。是否會留下一些線索,等到午夜的鐘聲敲響,再去品讀眼淚的味道?

就在這惆悵的歲月里,我走著,也呼喚著,沒有過多的言語,沒有過多的話題,只是,呼喚著時光省略的風景,為了給蒼白的流年添一處些許的詩情與畫意。

故事在時間的長廊里穿梭,不知過了多久,我仿佛聽到曾經的呼喚又回到了耳旁,驚醒了早已不再澎湃的心海,譜寫著青春該有的張揚,如此的灑脫,如此的無畏。

可是,思緒穿梭的太過于久遠。而讓該有的張揚,化為了虛無縹緲,縱然明白。曾經的呼喚早已隨著曾經破碎了,只是幻想著那些呼喚,為了支撐似乎無靈魂的身軀。

白落梅說,如水的歲月,如水的光陰,原本該柔軟多情,而它卻偏生是一把鋒利的尖刀。削去我們的容顏,削去我們的青春,削去我們僅存的一點夢想,只留下殘缺零碎的記憶。這散亂無章的記憶,還能拼湊出一個完整的故事嗎?

在那時的時光里,我還傻傻的以為,用一場不期而遇的相逢,就能泛起期許的目光。當那昨夜的歡笑,留下人去樓空的悲涼時,漸漸的開始醒悟,殘缺零碎的記憶,再也拼不出完整的故事。

也許很多時候,生命的記憶里,總會有不舍的那一頁,常常在孤獨的時候,去緬懷初見的情感,眷戀初見的風景。只是,風景還是當年的風景,塵世依舊是當年的塵世。唯一少了的,是沒有了當年賞風景的那個人。

風華,也不過是一指流沙,過眼的是云煙,那些邂逅的相遇,又會蒼老了誰的流年?剪不斷的情懷,在每個安靜的角落里,獨自黯然神傷。

這一路,感觸的太多,感傷的也太多,當時光劃過,留下不知所措的我,在尋找記憶中熟悉又陌生的容顏,但是,結果總是令人失落,包含了無盡的相思淚。

也許,當淚水落盡,才能放任時光的匆忙,歲月的無情,也許,到那個時候,記憶的前塵,才會成為時光里淡黃的畫卷,如此,那般……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責任編輯:沙拉美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