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寫梨花雪的美文摘抄:醉落梨花雪

時間:2018-12-25  來源:赫罗纳反超皇马  作者:醉落梨花雪  有:人讀過該文章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描寫梨花雪的美文摘抄:醉落梨花雪

雪與花,特別是梅花,像是孿生姐妹,若即若離,有著種種微妙關系,在歷代文人墨客筆下,交相輝映,盡顯豐姿。

人們常以花喻雪,談到下雪,總說是大雪飄舞。雪還素有“六出梅花”美名。以雪喻花就更尋常,蘇州梅花出名,早春時節,千樹皆白,暗香浮動,人稱“香雪海”。劉禹錫《楊柳枝》中有這樣句子:“昨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墻不見人。”

既然互為本體與喻體,雪和花似乎令人難以分辨了。然而,富有哲理宋詩,還是巧妙區別出它們。“墻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是王安石《梅花》詩吧。是,雪有雪優點,梅有梅長處。盧梅坡《雪梅》說:“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閣筆費評章。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

描寫梨花雪的美文摘抄:醉落梨花雪

話雖如此,雪與花還是互相攙雜了對方特點。從王禹稱《春居雜興》“蕎麥花開白雪香”句中可見,雪香未必不如花香。而周邦彥《浪淘沙慢》中所描繪“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余滿地梨花雪”,告訴大家花白也未必遜于雪白。

落雪與落花,由于季節因素,卻令人產生截然不同意境。落花時候,是李后主《清平樂》中“砌下落梅如雪亂,拂了一身還滿”,教人傷懷。落雪時候,是岑參《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中“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教人奮進。

還是李煜在《浪淘沙》中悲嘆:“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黯然銷魂者,落花豈非亦有份?可是毛澤東《詠梅》中落雪卻帶來“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結果??杉脫┕叵底釙?,也只有梅花。同樣是主席詩,《冬云》中寫道:“梅花歡喜漫天雪。”又有韋莊《浣溪紗》:“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凍梅花,滿身香霧簇朝霞。”在寒冬,幸虧有梅與雪做伴才讓大地還有生氣,也幸虧有雪襯托才顯現得出梅高潔。盧梅坡另一首《雪梅》詩云:“有梅無雪不精神,有雪無詩俗了人。日暮詩成天又雪,與梅并作十分春。”

雪與花,還都可以傳達物是人非心境,這一點,中外詩句相映成趣。法國詩人維庸問:“去年之雪今安在?”感嘆人事蒼茫。而中國詩人崔護,卻在《題都城南莊》中吟詠:“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也是充滿了懷舊思緒。

風花雪月,也許太纏綿了些,卻是人間純真情感。所以,他亦樂雪,他亦樂花。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責任編輯:沙拉美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