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沉迷換妻游戲的男人自白

時間:2018-12-21  來源:赫罗纳反超皇马  作者:荊棘鳥  有:人讀過該文章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一個沉迷換妻游戲的男人自白

1.

我叫胡大鵬,今年44歲,是一家私企的副總,年薪七位數妻子比我大一歲,但保養的很好,看上去也就30出頭,是我們市里二院的外科主任,人氣也很旺我倆的女兒今年剛上大學,長得亭亭玉立,我們一家三口外出時,經常成為焦點,回頭率特別高

我知道,在外人眼中,我就屬于人生贏家,任何的情緒和憂愁,在別人看來就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干但日子是自己過,內心的壓抑與漂泊,無人能懂

我和妻子平時工作都忙,家里開灶的時間不多,女兒大多時候在爺爺奶奶家吃飯住宿當初買房子的時候特意在一個小區買了兩套,想的是照顧老人方便,但后來發現,更多的方便是可以不用提前打電話的隨時蹭飯離得那么近,但女兒很多時候不愿回家,她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家里沒有煙火氣,冰冷的像醫院的手術室我也時常有愧疚感和不舒服感,但我也沒辦法,憑我一人之力,很難改變局面

1.jpg

我經常想,我們家從什么時候變得冰冷起來呢?從孩子上初中,還是高中?我不大能想的起來也許是年紀大了,最近老是回憶年輕時候的一些事情,包括我與妻子的戀愛

妻子叫趙一荻,名字很文雅,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就被她深深吸引了,當時的她長發披肩,穿著一條淺藍色的棉布裙子,她看上去很冷,不愛笑,但我覺得她又美又仙,又漂亮又漂泊

剛開始追她的時候,遇了不少冷臉和閉門羹但我最大的長處就是有毅力,剛大學畢業的我也沒啥錢,愣是憑借三寸不爛之舌讓美女動了芳心

一荻性格真的冷,朋友都問我和冰山美人在一起會不會無聊沒意思,真的一點都不會她只是在外面冷,就我倆的時候,她特別溫柔,經常像一只貓一樣,蜷縮在我懷里,膩歪在我身上而我也特別享受那種膩歪

我和一荻海誓山盟一年多以后,就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新婚當晚,我倆都把彼此的第一次奉獻給了對方,雖然手忙腳亂,但畢竟都是第一次嘗試男歡女愛,事后一荻一臉嬌羞的趴在我懷里沉默不語,我用手一直撫摸著她的頭,她的背,輕柔的對她起誓,說我會愛她一輩子,對她好一輩子

2.

婚后幾年,我一直履行對一荻的承諾,疼她,愛她,呵護她,她也很識慣,上敬老,下護小,對我也是溫柔體貼我打心眼覺得自己過得幸福無比

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我倆的工作也越來越忙,都到了升職加薪的年紀白天工作忙碌一天,晚上回到家只想清靜清靜,別說耳鬢廝磨,甜言蜜語了,就是話通常都說不了幾句我們的錢越掙越多,房子也從擁擠的兩室一廳換成了兩百平的大房子房子大了,心疏遠了雖然每個節日我都會送一荻價值不菲的禮物,但她臉上又恢復了初見她時的冷淡

我知道,我倆都過得不幸福思量了好久,我還是把離婚協議書拿到她面前她沒說話回了臥室過了一會她出來對我說她同意離婚只是她有個條件,那就是按照她的要求去和她生活一個月雖然她的要求有點奇怪,但我還是答應了,反正一個月后就都解脫了

接下來,每天晚上睡覺前她都要我說我愛她,早上起床要親她,走路要牽她的手,下班回家要先抱她剛開始幾天,的確不適應,蜻蜓點水式的親她,應付差事似的抱她,擠牙膏似的說我愛她,左手牽右手一樣的牽她的手只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我親她想要久一點,抱她想要用力一點,想牽她手的時刻多了一點,說我愛她的時候用心了一點慢慢的,我又找回了我們談戀愛和剛結婚時候的感覺,我發現原來我對她的愛一直都在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到了我們約定離婚的日期,去民政局的路上我倆都沒說話,好幾次我都想說,一荻,我們不離婚了好嗎?但是男人的面子還是讓我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在最后一刻,我們還是手拉手跑了出來,我們在大街上無所顧忌的擁抱,旁若無人的熱吻,我們發誓:從今往后,我倆之間,只有死別,沒有生離

那之后,我倆感情一直都挺穩定,工作應酬再忙,我都會抽時間帶她浪漫浪漫雖然我倆年歲一直在增長,但夜深人靜的時候一荻還是像年輕時候一樣,迷人又迷茫,我經常想,如此嬌妻,夫復何求啊

3.

我和一荻結婚多年,在房事方面一直都比較和諧,每次看著她在期待中獲得滿足的快感,一種男性的自豪感就會充斥著我的大腦而一荻皮膚白皙,多年來身材一直勻稱,我對她身體一直沒有厭倦只是后來,隨著時間和金錢的寬裕,總覺得生活里缺少點東西

直到發小劉一南從國外回來,才讓我的生活有了突變他和我講述國外換妻俱樂部的興盛,說那是高端人群的聚集地,普通人根本進不了那個圈子

其實,很早以前,我就聽說過換妻的故事,內心一直無法接受,男人怎么能容忍自己的妻子和別的男人做愛呢?

劉一南說我思想保守,他說換妻不過是調劑夫妻生活,提高性生活的一種手段而已只有夫妻感情好的才會想著交換,那些夫妻感情不好的都各自去尋找自己的情人了而且,換妻是一個很安全的方式,干凈又衛生,還能避免出軌引起的家庭紛爭甚至解體

最終,我還是被劉一南說的動了心只是我不知道該如何說服一荻去接受呢?我想,她一定會接受不了

有了這個想法后,我開始有意無意給一荻灌輸換妻的想法,不出預料,蜷縮在我胸口的溫順的她反應很激烈:你瘋了,怎么會有這種想法呢!怎么會拿你的老婆去交換!之后,還和我冷戰很多天

我一直沒有放棄,每次在做愛時,我都跟她講一些換妻的故事,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她的態度不像剛開始那么堅決,她也會好奇的問我一些交換的細節

劉一南說他們夫妻已經有一年交換的經歷!這次回國我是第一次見劉一南的妻子,身高160左右,小巧玲瓏,人也很漂亮所以,當劉一南提出和我夫妻交換時,我竟然渴望了起來而他也告訴我,他早就垂涎我那個高挑冷艷的妻子了,有好多次他在和他妻子做愛時就幻想她是我妻子只不過,礙于發小,只能想想而已

4.

雖然一荻對我夫妻交換的提議不贊同,但明顯不再排斥劉一南一直催促我什么時候可以我對他說不要高興太早,我家那位還沒辦法接受劉一南說如果我愿意的話,可以讓他試著去說服我竟然同意了我不知道劉一南給一荻灌了什么迷魂湯,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一荻竟然主動提議可以試試,但只僅限于劉一南夫妻

就這樣,我和一荻的第一次夫妻交換就給了我的發小劉一南夫婦事后,我和一荻聊感受時,她說有她原來想不到的快樂和刺激萬事開頭難,有了第一次,接下來我和一荻又體驗過好幾次,還加了幾個夫妻交換群這種事真的是會上癮的,后來我和一荻都能心照不宣

我承認這種事刺激,但內心只把它當做一個游戲,和妻子一起玩的游戲事后,我從來沒有一點點別的心思但我后來發現,一荻卻漸漸有了變化她回家越來越晚,也越來越注重打扮,關鍵每次和我夫妻生活時,我感覺她都有點心猿意馬,三心二意男人的直覺告訴我,她外面有人了當我直接問出來時,一荻也沒有遮遮掩掩,她說她愛上別人了,她也不干涉我,我可以找我愛的女人

聽了一荻的話,我內心一萬只草泥馬飄過,我想罵娘但我最后還是把粗話咽了回去,我還是賤賤的對她說了一句:可我愛的是你啊

捅破那層紙之后,一荻更是無所顧忌,經常夜不歸宿都說女人身體一旦出軌,心就跟著走了,此話真不假事到如今,我真有點后悔,后悔當時不應該帶著她進入到那個圈子里然而,這世界上啥都有,就是沒有后悔藥可賣

一荻找的那個男人我見過一次,比我高一點,比我老一點,比我有錢一點是我們交換的夫妻里面的其中一對一荻說,和他在一起有我們當初戀愛時候的感覺一荻還說,她不會和我離婚,我依舊是她白頭偕老的那個人

自從一荻有了固定的情人之后,我就沒再玩過那個游戲在家人朋友面前,一荻也給足我面子,我們依舊看起來像恩愛無比的夫妻,但是人后,我們再無往日的浪漫,激情,和溫暖

孩子上大學之后,家里經常就我一個人,偶爾朋友們叫出去浪的時候,也有小姑娘投懷送抱,剛開始還逢場作戲,慢慢的,連逢場作戲也厭倦了,更多的時候是宅在家里家里冷清,孤寂,沒有煙火氣

我愛一荻,我不想和她分開,我盼著有一天她玩夠了或者受傷了,能回到我的懷抱里只是這樣的日子,我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

今日推薦閱讀:

小三和正室成了閨密

小三和正室成了閨密(續)

愛上學生的爸爸

老公外遇后,我到底該不該離婚

和小三領證以后

和小三領證以后(續)

和小三領證以后(大結局)

我的男友有性陰影

住在前女友家的老公

愛我,你就贊贊我

作者:荊棘鳥,80后,一手抱娃,一手碼字的勵志媽媽對人和事不強求,隨心隨性,偶爾寫點走心文字,慰藉自己那孤獨的靈魂且寫且珍惜微信公眾號:荊棘鳥的天空(id:jingjiniao310)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責任編輯:沙拉美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