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心散文《十字架的園里》原文

時間:2019-01-22  來源:赫罗纳反超皇马  作者:冰心  有:人讀過該文章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她說:“不去了!那里只是冷陰陰的─-”

那里是“只是冷陰陰的”;然而我深深的覺得,在那里,

我的思想,常常立刻的平靜下來,超出日常生活之外。人生是

不是應該有些思想,超出日常生活之外呢?

我相信,春天來了,枝頭微綠了;在那平列的十字架叢中,

幽絕靜絕的樹下,石塊上獨坐,讀些自己心愛的詩文,也是一

生最可記念的事呵!

相伴的,只是掃花的老人罷!只有樹上的小鳥罷!他們也

各有他們的感想么?城墻隔斷了我向外的視線,只深深的將我

的思想,關閉在這圈兒里了!

她說:“在這里,人生未免太悲慘了─-”

是真的么?為何我們便想不透呢?縱然天下事都是可懷疑

的,但表示我們生命終結的那十字架,是不容懷疑,不能懷疑

的。在有生之前,它已經豎立在那里,等候著我們了。生前的

友!死后永久的伴侶!我們為何以它為悲慘呢?

在這里,我只有靜止不流的心泉,幽深縹緲的思想,和那

微帶著覺悟歡喜的“惆悵”。

這種思想,是天上的還是人間的呢?也許都不是罷,然而

在我是超乎平常的境界了!

花也謝了,石塊也剝落了,影片也模糊了;但這于長眠的

人有什么影響呢?他們已將歷史中的悲歡離合,交還了世界,

自己微笑著享受他們最后的安息了!

寂靜極了!幽深極了!沉思的石像旁邊,長眠的異國異鄉

的人,在這里,什么界限都消滅了,我們只隔著一個神秘的十

字架呵!

舊的文字,可以描寫新的感想么?若是可以,我介紹你們

相見罷:

一角的城墻,

蔚藍的天,

極目的蒼茫無際─-

即此便是天上人間!

“死”呵!

起來頌揚它,

是沉默的終歸,

是永久的安息。

人類呵!

相愛罷:

我們都是長行的旅客,

向著同一的歸宿。

我的朋友!

未免太憂愁了么?

“死”的泉水,

是筆尖下最后的一滴。

一九二二年二月十五日。

(本篇最初發表于《晨報副鐫》1922年3月3日。)

 

版權聲明:以上文章中所選用的圖片及文字來源于網絡以及用戶投稿,由于未聯系到知識產權人或未發現有關知識產權的登記,如有知識產權人并不愿意我們使用,如果有侵權請立即聯系我們,我們立即下架或刪除。

(責任編輯:沙拉美優)

上一篇: 很抱歉沒有了

下一篇: 冰心散文《一只小鳥》原文

推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