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塞罗那vs赫罗纳预测: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四十三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但杜瓦爾沒聽到他的話。他拿了話筒坐在桌邊,聽到的只是飛機的隆隆聲,這時他想聽這些轟炸機飛來的勢頭,也許這―次能把他們全都炸光,也許我們能突破,也許他將得到他所荽的后備軍,也許這次機會來了,也許這次能成功。干下去吧。來吧干下去吧。隆隆聲大得使他聽不到自己正在想的話了。“羅伯特‘喬丹在公路和橋上方的山坡上,伏在一棵松樹后面,看著天色亮起來,他總是賽歡一天中的這個時刻,現在仔細看著,覺得心里也在亮起來,仿佛自己就是太陽升起前天色漸明的一部分,那時候,隨著白天來臨,有形實體變得晦暗,空間變得明朗,在夜里照耀的燈光變成黃色,接著消失。他下面的一棵棵松樹這時顯得明確而清晰,樹干堅實,呈黃褐色,公路上蒙著一層薄霧,泛著白光。路水沾濕了他,林中地面柔軟,他感到掉在地上的褐色松針在胳膊肘的壓力下往下陷。他透過河床上升起的輕霧,看到下面那筆直而堅挺的鋼鐵橋梁架在峽谷上,兩堠各有一座木制崗亭。但在他看來,籠罩在河上的迷霧使那座橋的禊樣顯得象蜘蛛網般細巧。

他看到哨兵正站在崗亭里,彎著腰,雙手在用打了洞的火油桶做成的火盆上取暖,背對著外面,披著毯子式的披風,頭上戴著鋼盔。羅伯特,喬丹聽到下面山巖間潺潺的流水聲,他看到崗亭里升起一縷淡淡的輕煙。

他望望手表,心想,不知道安德烈斯是否越過防線到了戈爾茲那兒如果我們打算炸橋,我要十分緩悝地呼吸,讓時間過得慢些,好好兒體味體味。你看他,安德烈斯,送到了嗎?如果他送到了,他們會取消進攻嗎?他們來得及取消嗎?這是什么話!別發愁啦。他們可能取消,也可能不取消。再沒有第三種可能,你很快就會知道。說不定進攻能成功。戈爾茲說能。有這種可能。把我們的坦克頏著那條公路開去,部隊從右翼突玻,下山直沖過拉格蘭哈,山上的整個左翼轉入進攻。為什么你竟不想想怎樣去打勝仗呢?你處在防御地位太久,所以想不到這個了。沒錯兒。但那是法西斯武器裝備開上這條公略之前的情形,飛機飛來之前的情形。別那么天真啦。但是記住這一點。”只要我們能把他們牽制在這兒,我們就能困住這些法西斯。他們在消滅我們之前,不可能進攻別的地方,而他們永遠不能消滅我們。要是法國人肯幫點忙,要是他們不封鎖國塊’要是我們能得到美國的飛機,他們就永遠不能消滅我們。永遠不餌,要是我們能得到支援的話。這些人如果好好地武裝起來,將永遠戰斗下去。

不,你千萬別指望在這里打勝仗,也許在幾年之內指望不到。這不過是一次牽制性進攻。你現在不能對此抱幻想。也許今天我們能突破敵人的防線呢?這是我們的第一次大規模攻勢。要清醒地看到力量對比,不過,如果我們打勝了又怎樣呢?別激動,他對自己說。別忘了公路上運過什么武器裝備。關于這個情報,你已盡力而為。然而,我們應該有輕便的短波通訊設備。到時候我們會有。我們現在還沒有。現在你只能注意觀察,做你應該做的事情。

今天只不過是從現在到未來所有日子中的一天。但是在未來所有的日子中,好好壞壞全取決于你今天的作為。今年開始以來都是這樣。這個樣子已經有不知多少次了。這次戰爭弁始以來都是這樣。他對自已說,在這清勝,你變得多浮夸哬。瞧,有什么人來了。

他看到兩個穿毯子式披風、戴鋼盔的哨兵在公路上拐了個彎,胡橋頭走來,肩上挎著步槍。一個在橋的那一端停下來,走進崗亭不見了。另一個踏著沉重緩慢的步子跨過橋來,他在橋面上站停了,向河谷里唾了一口,然后悝吞吞地走到橋的這一端,這邊的哨兵跟他說了些話,就返身從橋上走回去。這個下崗的哨兵走得比另一個快〈羅伯特’喬丹想。”因為他要去喝咖啡》,‘可是他也朝河谷里唾了一口。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迷信行為?羅伯特。喬丹想。我也得朝河谷里唾上一口,要是到時候我唾得出口水的話。不。這不可能是什么靈丹妙藥。這起不了作用我走上橋面之前,必須證明這是起不了作用的。

剛上崗的哨兵走進崗亭坐下了。他的上了剌刀的步槍斜靠在墑上。羅伯特,喬丹從襯衣口袋里掏出望遠鏡,調整目鏡焦距,直到橋的這一墻顯得輪廓分明,看清了漆成灰色的鐵橋。他接著把望遠鏡對準崗亭。

哨兵背靠墻坐著。他的頭盔掛在木釘上,臉顯得清清楚楚。羅伯特、喬丹看出這個人就是前兩天下午他來偵察時值班的那個哨兵。他還是戴著那頂絨線帽。他沒有刮臉。他臉頰凹陷,顴骨突出。他長著毛茸茸的眉毛,眉字間連在一起。他顯得很困乏,羅伯特-喬丹打蠹著他,看到他在打呵欠。他接著掏出煙荷包和一盒卷煙紙,卷了一支煙。他用打火機打了幾下,沒打上,結果把它放進衣袋,走到火盆邊,彎下腰,從火盆里取出一塊炭,在一只手中揮揮,一邊往上面吹氣,接著點燃了卷煙,把炭扔回火

羅伯特-喬丹透過蔡斯八倍望遠鏡觀察他靠在崗亭墻上抽煙時的臉。他放下望遠鏡,合攏在一起,放進衣袋。我不要再看他了,他對自己說。

他伏在那兒望著公路,試圖什么也不想。一只松鼠在他下面一棵松樹上吱吱地叫,羅伯特-喬丹看它順著樹干往下爬,半路上停了一下,扭頭張望那注視著它的人。他看到松鼠的眼睛又小又亮,尾巴激動地抖動著。它用小小的爪子和巨大的尾巴在地上跳遠似地蹦跳著,珧上了另一棵樹。它在樹干上回頭望望羅伯特‘喬丹,接著在樹干上繞了一囷,消失了蹤影。羅伯特-喬丹接著聽到松鼠在一根髙枝上吱吱地叫,他望著它平伏在樹枝上,尾巴抖動著。

羅伯特‘喬丹又穿過松樹之間俯視著崗亭他艮想捉住這只松鼠栽在衣袋里。他很想有一樣可以觸摸的東西。他用胳膊肘擦擦松針,但那是另一回事。誰也不知道在干這種事時你有多孤獨。我可知道。但愿兔子能順利地擺脫這個處境。現在別想這個啦。對,當然。但是我能這樣希望,我確實也這樣希望。希望我好好地把橋炸掉,希望她順利脫身。好,當然。只要這樣。這是我唯一的要求。

他伏在那兒,不再望公路和崗亭,轉而望著對面的遠山。他對自己說。”你什么也別想了。他靜靜地伏在那兒,注視著早晨來臨。這是個晴朗的初夏早晨,在五月底,早晨是來得很快的。有一次,有個穿皮外衣、戴皮頭盔的摩托車司機,左瞄邊掛著一支有槍套的自動步槍,駛過那座橋,順者公路朝上駛去。有一次是一輛救護車駛過了橋,在他下面經過,順著公路朝上駛去。這是全部動靜。他聞到松樹的香味,他聽到河水的聲響,這時橋在晨曦中顯得淸楚而美麗。他伏在松樹后面,手提機槍橫放在左前臂上,再也不對崗亭望一眼,以為看來這次攻勢決不會發生了,在這么一個可愛的五月底的早晨不可能發生什么事情,如是隔了好久,他才聽到突如其來的接連不斷的砰砰的炸彈聲

羅伯特、喬丹一聽到炸彈的爆炸聲,不等山間響起隆隆的回聲,就深深地吸了口氣,拿起手提機槍。他的手臂由于機槍的重壓而覺得鉺硬,手指麻木得不大靈便了.

崗亭里的哨兵聽到炸彈聲就站起身來。羅伯特-喬丹看到他伸手去拿步槍,從崗亭里走出來傾聽。他站在公路上,陽光照在他身上,他頭上斜戴著絨線帽,他抬頭朝天空中飛機正在投彈的方向望著,陽光照射在他那沒刮過的臉上。

公路上這時沒有霧,羅伯特‘喬丹清楚而鮮明地看到哨兵站在公路上仰望著天空。陽光透過樹叢照亮了他的身子。81。

羅伯特-喬丹這時覺得自己呼吸緊迫,仿佛有一困鐵絲捆住了他的胸脯。他穩住了胳膊肘,覺得有椎紋的前槍把緊頂著自己的手指,他把這時已落入表尺缺口內的長方形準星對準那哨兵的胸膛中央,輕輕地扣動了扳機。

他感到槍托迅逮、滑溜、痙攣地撞在自己的肩頭上,公路上的哨兵顯得吃驚而痛苦,雙膝一軟向前倒下,前額磕在路面上。他的步槍掉在他身旁,一只手指還勾在扳機護困里面,手腌向前曲著。步槍掉在公路上,槍上的剌刀指向公路前方。羅伯特,喬丹的目光從這低垂著頭躺在公路上的哨兵,轉向橋和另一端的崗亭。他看不到那另一個哨兵,就順著右下方的山坡望去,他知道奧古斯丁就埋伏在那兒。接著他聽到安塞爾莫開槍了,槍聲從河谷里傳來回聲。接著他聽到安塞爾寞又開了一槍。

隨著第二聲槍響,橋那一端公路拐角處傳來砰砰的手榴彈爆炸聲。接著這邊公路左方遠處傳來手楠彈爆炸聲。接著他聽到這邊公路上的步槍聲,從那邊公路上傳來巴勃羅那支騎兵用的自動步槍的達達聲,和手榴彈聲雜在一起他看到安塞爾莫顧著陡峭的山路爬下,朝橋的那一端沖來,就把手提機槍掛上肩頭,提起松樹后面的兩個沉重的背包,一手提一個,背包沉得使他覺得肩膀上的肌腱都要被拉出來了。他蹣珊地沖下陡峭的山坡,來到公路上。

他一邊飛奔,一邊聽到奧古斯丁在叫喊。”干得好,英國人。干得好明"他想千得好,虧你說的,干得好!”正在這時,他聽到安塞爾莫在橋的那一端開了一槍,槍聲在鋼梁之間回響。他趙過躺在地上的哨兵,晃著背包奔上了橋。老頭兒一手提著卡賓槍,向他跑來。“平安無事。”他喊著。“沒出差錯,我不得不找補一槍,讓他死絕。”

羅伯特"喬丹跪在橋中央,打開背包,取出他的東西。他看到眼淚從安塞爾莫臉頰上掛到花白的胡子茬上,直朝下淌。

“我也殺了一個。”他對安塞爾莫說。“我也殺了一個。”朝匍匐在橋這頭公路上的哨兵甩了一下頭。

“是啊,老弟,是啊,”安塞爾莫說。“我們非殺他們不可,所以就殺了。”

羅伯特,喬丹爬到橋面下的梁拄之間。他握住的鋼梁上有露水,叉冷又濕。他小心翼翼地爬著,感到陽光照在背上他在一根橋桁上站穩了,聽到下面嘩嘩的流水聲,聽到槍聲,聽到公路上段的哨所那邊槍聲大作。橋下很陰涼,但這時他汗流浹背。他一條臂上挽著一圈銅絲,手腕上繞著的一拫皮帶上掛著一把鉗子。

“把炸藥包一個個往下遞給我,老頭子。”他向上面的安塞爾莫喊道。老頭兒在橋邊探出半個身子,把長方形的炸藥包遞下來,羅伯特-喬丹伸手接住,用力塞在橋梁下他要放的地方,一包包緊緊排好,用锎銓扎住。“楔子,老頭子給我楔子”他把-只只楔子輕輕敲緊,使炸藥包牢固地嵌在鋼梁之間,聞到了新削的木楔的新鮮木頭香。

他忙著安放炸藥,塞緊,加楔,用銅絲綁牢,一心只想著炸橋,迅速而熟練地干著,仿佛在做外科手術,這時聽到下段公路上響起了一陣連續不停的槍聲。接著是一枚手描彈的爆炸聲。接著叉是一枚,在流水聲中轟的一響。然后那個方向寂靜無聲了。“媽的。”他想。“不知道他們挨到了什么打擊。“公路上段的哨所那邊仍有槍聲。槍聲真他媽太多了。他把兩枚手摘彈并排放在扎緊的炸藥包頂上,把銅絲繞住手梅彈上的凹紋,這樣它們可以被綁得結結實實,最后用鉗子把锎絲擰緊。他摸摸所有的炸藥包,為了更牢固起見,在手榴彈上面輕輕敲進一個木楔,使整個炸藥包抵緊在鋼梁上。

“現在到另一邊去,老頭子。“他向橋面上的安塞爾莫喊道,穿過橋架爬到橋的另一邊,心想,好象人猿泰山在鋼材林里啦。他接著從撟下的陰影里探出頭來仰望,下面是滾滾淹水,他伸手去接從上面遞給他的炸藥包,看到了安塞爾莫的臉。他想,多善良的臉明。現在不在哭。這樣才好呢。橋一邁已安放好了。現在把這一邊搞好就完事了。這能把橋炸得稀巴爛。得了。別激動。干吧。干得干凈利落,就象那邊一樣。別毛手毛腳。慢慢兒來。別勉強地干得太快。現在你不會失畋了。現在誰也阻擋不了你把橋的一邊炸掉啦。你干得正如你應該干的那樣。這是個陰涼的地方。天啊,陰涼得象個酒窖,而且沒有臟東西。石橋下面往往都是臟東西。這是一座理想的橋,一座刮刮叫的理想的橋。處境危險的倒是在橋面上的老頭子。別勉強地干得太快。但愿公路上段的射擊就結束。“給我些楔子,老頭子,“那些射擊可不妙。比拉爾在那兒碰到麻煩了。哨所里肯定有些人當時在外面。在后面,或者在鋸木廠后面。他們仍在射擊。那就意味著鋸木廠里有人。那些該死的鋸末。一大堆大堆的鋸末。鋸末干后壓得很實,躲在后面打槍是個好掩護。他們一定還有好幾個人。巴勃羅在下面公路那邊一無動靜。我不知道第二回突然打槍是怎么回事。準是開來了一輛汽車或摩托車。上帝保佑,開來的別是裝甲車或坦克明。繼續千吧。盡快放好炸藥,插緊木楔,好好綁緊。你索索發抖,象個該死的女人。你到底怎么啦?你想倉伲了事。我敢打賭,在公路上段的那女人不在發抖,那個比拉爾。也許她也在發抖。從槍聲聽來,她碰到的麻煩可不少。如果受不了,她也會發抖,就象他媽的任何人一樣。

他從撟下探身到陽光里,伸手去接安塞爾莫遞給他的東西,他的頭離下面的淹水聲遠了一點,這時公路上段的槍聲突然增多,接著又是手棺彈的爆炸聲。更多的手榴彈爆炸聲。“這樣看來,他們在襲擊鋸木廠。”

他想,幸虧我的炸藥是成塊的,不是條狀的。那又怎么樣?只不過整齊些罷了。然而滿滿一帆布袋的凍狀炸藥作用要更快些。兩袋。不,一袋就夠了。但愿我們有雷管和那舊的引爆器就好了。那婊子養的把我的引爆器扔到河里去了。那只舊龕子曾到過多少地方啊。他就扔在這條訶里。巴勃羅這雜種。他剛才在下邊狠狠地打敵人呢。“把那東面再給我一些,老頭子。”

老頭子干得很不錯,他在上面的處境可不妙。他不樂意殺那個哨兵。我也不樂意,但我當時沒有考慮。現在也不考慮。你不得不那樣干。安塞爾莫把那哨兵打殘了。我知道被打殘的人的情形。我想用自動武器殺人要輕松些。我是指對開槍的人來說,那可不一樣。一扣扳機就行了,人是槍殺的,不是你殺的。把這個問題留到別的時候去想吧。你和你的腦袋啊。你有一顆不錯的會思想的腦袋,老喬丹啊。沖啊,喬丹,沖?、僖鄖按蜷祥?,你抱著球飛奔的時候,他們老是這么喊。你知道喝,那條該死的約旦河實際上并不比下面那條小河大多少。你指的是約旦河起源的地方。任何事物的起源都是這樣的。在這兒橋下面有塊小地方。這是遠離家鄉的家。得了,喬丹,振作起來吧,這是嚴肅的事兒,喬丹。你難道不明白?嚴肅的??墑導噬獻蓯喬費纖?。瞧瞧河對面。干嗎呀?現在無論她怎么樣,我都行。緬因州完了,國家也就完了。①約旦河完了,該死的以色列人也就完了。我指的是橋啊。那么喬丹完了,該死的橋也就完了,其實應該倒過來說,

①此處原文為。1,?1“11,。11~是一支黑人靈歃的名字,意為'奔流啊,約旦河,奔流啊。”喬丹的姓和約。河名在英語中為同一個詢,所以同學們傲用這畎名來為他助成。美國南部種植園里的黑奴,一代代受到基督教的彩響,在他們抒發心中悲憤的靈歌中,往往采用《圣經》中的典故。由于上帝許給猶太人的福地就在約旦何邊,故靈歌中常引用它來象征苦難中的黑人所值慊的自由土地

“把那東西再給我一些,安塞爾莫老伙計,”他說。老頭兒點點頭。“差不多摘好了,”羅伯特‘喬丹說。老頭兒又點點頭。

他在橋下面快扎好手榴彈的時候,不再聽到公路上段的槍聲了,他干著,干著,忽然只聽到小河的流水聲了。他低頭看到下面的河水流過漂石,激起白色湍流,然后瀉入一泓淸水,水底布滿著小石。他剛才掉落的一個木楔在流水中打轉。他看著看著,只見一條鱒魚浮上水面,在追趕一只蟲子,在靠近木楔打轉的地方游了一圈。當他用鉗子紋緊扎住那兩枚手榴彈的锎絲時,他從鐵橋鋼梁之間看到那綠茵茵的山坡上的陽光。他想,三夫之前那里還是褐色的呢。

他從橋下陰涼的暗處探身到明亮的陽光中,沖著伸出頭來的安塞爾莫叫道,“把那一大扎漆包線給我。”老頭兒把它遞了下來。

看上帝面上,眼前千萬不能弄亂這卷漆包線。要用它來拉響手榴彈。但愿你能把它穿進去。羅伯特-喬丹摸著手榴彈上卡住能使彈簧桿反彈出來的拉環的開尾銷,這時他想,但是,有了你正在用的那段長銅絲,就行了。他仔細看看,側綁著的那兩顆手榴彈邊留有足夠的空隙,在拉出開尾銷時彈簧桿能彈起來(綁手榴彈的锎絲是從彈簧桿下面繞過去的、接著他把漆包線的一端系在外側那個手榴彈的拉環上,再拿一段鋼絲,一端系在另一穎手榴彈的拉環上,另一端系在這漆包線上,從大卷上放出一段漆包線,把這大卷繞過一根鋼橋桁,朝上遞給安塞爾莫,說,“。”小心拿著他爬上橋面,從老頭兒手里接過漆包線卷,身子探出在橋的―邊,一面放線,一面盡快倒退著走向那哨兵倒斃的地方。

①這是一八八八年左右美國政界流行的一句蓽言‘

“把背包拿過來,”他倒退走著,對安塞爾其大聲說。他一路上俯身拾起手提機槍,重新挎在肩上。

這時他抬頭不再注視著放線,遠遠見到有幾個人從高處的哨所那兒在公路上往回走。

他看到他們一起四個,接著不得不注意漆包線,免得被橋邊上的鋼架勾住。誒拉迪奧沒有跟他們一起回來。

羅伯特,喬丹放線走過橋頭,在最后一根橋柱上繞了一睡,就在公路上徑直奔到一塊石路標邊停下來。他剪斷漆包線,遞給安塞爾莫。

“拿住了,老頭子,”他說。“現在跟我回到橋上去邊走邊把這線帶上橋。不?;故俏依窗?。”

一到橋上,他把電線從橋柱上繞回來,這樣,它就一直沿著橋邊直通到手榴彈的環上,沒有任何勾掛他把電線的這一端遞給安塞爾莫申

“拿著這個回到石路標邊去,”他說。“輕輕拿住,可是要抓緊。別在上面使勁。只要使勁一拉,橋就爆炸。明白嗎?”“是。”

“手里用力要小,可是別讓電線蕩下,免得勾住。輕巧地拿穩了,不到肘候別拉。明白嗎?”

“要拉的時候,就老老實實地拉。別抖動。”

羅伯特-喬丹一邊說話,一邊望著公路上段比拉爾一伙里剩下的人。他們這時已走近,他看到普里米蒂伏和拉斐爾扶著費爾南多??囪?,他腹股溝被子彈擊穿了,因為他兩手按在上面,那漢子和小伙子一邊一個架著他。他們扶著他走,他的右腿拖在地上,鞋幫在路面上刮著。比拉爾拿著三支步槍,正在爬上山坡進入路邊的樹林。羅伯特’喬丹看不清她的臉,但她正抬著頭盡快地爬著。

“情況怎么樣?”普里米蒂伏大聲說。“好。我們差不多完成了,”羅伯特-喬丹大聲回答。沒有必要問他們的情況怎么樣了。他扭頭望著別處,那三人到了公路邊。他們企圖把費爾南多扶上坡來,可是他搖搖頭。“就在這兒,給我一支步槍。”羅伯特-喬丹聽到他哽塞著聲音說。

“不,伙計。我們要把你扶到馬那兒去。”“我要馬有什么用?”費爾南多說。“我在這兒很好嘛。“羅伯特-喬丹沒聽到其余的話,因為他正在對安塞爾莫說話。

“坦克來了就炸橋。”他說。”但要等它們開到橋面上才炸。裝甲車來了也炸橋,要等它們開到橋面上。別的人馬車輛巴勃羅會阻擊的。”

“你在橋下我不炸。”

“別考慮我。有必要,你就炸。我縛好另一條電線就回來。那時我們可以一起炸橋。”他拔腳朝橋的中部奔去。

安塞爾莫看羅伯特,喬丹奔上橋面,手臂上挽著那卷漆包線,一只手腌上掛著把鉗子,背上挎著手提機槍。他看他從橋欄桿下爬下去,不見了。安塞爾莫用一只手,右手握著電線,知匐在石路標后面,職著公路朝橋望。在他和橋之間躺著那個哨兵,這時他的身子更緊密地貼在公路上,陽光直射在背上,他緊緊貼住平坦滑溜的路面。他的步槍掉在公路上,上面的刺刀直指著安塞爾莫。老頭兒目光越過哨兵,順著那籠罩在橋欄桿陰影中的橋面,望到公路沿著河谷向左拐彎,然后消失在峭壁后面。他望著那一端的崗亭上照耀著陽光,接著想到手里拿著電線,就轉過頭來望費爾南多那兒,他正在跟普里米蒂伏和吉普賽人說話。

“讓我留在這兒吧,”費爾南多說。“傷口痛得厲害,里面在大出血。我一動就覺得。”

“我們把你抬上山去,”普里米蒂伏說。“把胳膊挽在我們肩上,我們抱住你的腿。”

“這沒有用,”費爾南多說。“把我扶到一塊巖石后面去。我在這兒跟在上面一樣可以干。”

“可我們走了以后呢?”普里米蒂伏說“讓我留在這兒。”費爾南多說。“我這樣根本不可能跟你們一起上路了。這樣可以多出一匹馬來。我在這里很好。敵人一定馬上要來了,“

“我們能把你帶上山去。”吉普賽人說。“很容易。”自然,他和普里米蒂伏一樣,迫不及待地想馬上離去,然而他們已經把他扶到了這兒。

“不,”費爾南多說。“我在這兒很好。埃拉迪奧怎么樣了?”吉普賽人用手指指腦袋,表示頭上中了彈。“打在這里,”他說。“在你掛彩之后。在我們沖鋒的時侯。”“別管我了。”費爾南多說。安塞爾莫看得出,他痛苦得很。他這時兩手按住小肚子,腦袋向后靠在山坡上,兩腿直挺挺地伸在前面。他臉色灰白,在出汗。

“幫個忙吧,現在請別管我了,”他說。他痛得閉上了眼睛,嘴唇在抽搐。“我覺得在這兒很好。”

“步槍和子彈在這兒,”普里米蒂伏說。“是我的嗎?”費爾南多閉著眼睛問。“不,你的在比拉爾手里,”普里米蒂伏說。“這是我的。”“我情愿要自己的。”費爾南多說。“自己的使起來順手些。”“我去把它拿來,”吉普賽人哄他。“拿來之前先用這支。”“我這兒的位置很好,”費爾南多說。“不管從公路還是從橋上來的都看得見。”他睜幵眼睛,掉頭望著橋對面,接著痛得又閉上了眼睹。

吉普賽人輕輕拍拍他的頭,用大拇指跟普里米蒂伏做個姿勢,表示他們可以走了。

“我們過后再下來扶你,”普里米蒂伏說,跟在吉普賽人后面開始上山坡,吉普賽人正迅速往上爬。

費爾南多仰靠在山坡上。他面前是一塊劇白的標志公路邊緣的界石。他的頭在陰影中,但陽光直照在他卻塞了紗布、包才好的傷口上,照在他捂住傷口的雙手上。他的腿和腳也在陽光中。他身邊放著步槍,槍邊有三個子彈夾在陽光中閃閃發亮。一只蒼蠅在他手上爬,但是在劇痛中他不覺得這微微的搔癢。

“費爾南多。”安塞爾莫握著電線,從自己獬著的地方對他喊著。他已把電線捎繞成一個小圈,扭緊了,可以握在手心里,“費爾南多!”他又喊了一聲。費爾南多睜開眼睛,對他望著“情況怎么樣?”費爾南多問。“很好,”安塞爾莫說,“我們一會兒就要炸撟了。”

“我很髙興。有事用得著我,叫我好啦,”費爾南多說著又閉上了眼睛,身子里一陣陣劇痛。

安塞爾莫把目光移幵,向橋面上望去。他等待著英國人把漆包線卷遞上橋面,然后從橋邊爬上來,他那曬黑的臉和腦袋會接著出現。同時,他還留意著橋對面公路拐彎處有什么動靜。他這時一點也不覺得害怕,而且這一整天也沒害怕過。他想,情況發展得那么快,而又那么正常。我不樂意槍殺那個哨兵,這叫我很難受,不過現在沒什么了。英國人怎么能說槍殺一個人和槍殺野善差不多?打獵的時候我總是興髙采烈,不覺得有什么不對頭??墑強股比聳刮揖醯煤孟笫竊諦值苊淺ご蟪扇撕蟠蜃約旱男值?。為了殺死他,還得打上好幾槍呢。不,別想這個了。這叫人太難受了,你剛才從橋上奔過來時,哭哭啼啼的象個女人。

這已經過去了,他對自己說,你坷以設法贖這個罪華,就象為殺死其他人贖罪一樣。但是你現在已經得到了昨天夜晚擁山回來時所希望的了。你在參加戰斗,沒什么可感到內疚的。即使我今天早晨就死’也沒有關系。

然后他望著靠山坡躺著的費爾南多,只見他兩手捂著放股溝,嘴唇發青,兩眼緊閉,在費力而緩慢地嗤著氣。安塞爾莫想,我要是死的話,但愿死得痛快些。不,我已經說過,如果今天我能得到我所需要的東西,我就不要求別的了。所以我不提其他要求了。懂嗎?我不要求什么。什么都不要求了。只要滿足我曾提出的要求,其他我都聽其自然了,他聽著遠處山口傳來的槍炮聲,就對自己說,今天真是個了不起的日子。我應該明白今天是什么樣的曰子。但是他心里并不感到興奮激動。這種感情已完全消失,心里只有一片寧靜。他這時蹲在一塊石路標后面,手握繞成一個小闔的電線梢,手腕上也挽著一圈,雙膝貼著路邊的碎石子,他并不寂寞,也不感到孤單。他和手里的電線成為一體,和橋成為一體,和英國人放的炸藥包成為一體了。他和那個仍在橋下操作的英國人成為體,和整個戰斗以及共和國成為一體了。

但是并不感到激動。四下一片寧靜,他蹲在那兒,太陽直曬在他的脖子和肩膀上,他抬眼望去,看到髙離的晴空和河對面隆起的山坡,他感到不愉快,然而他既不寂寞,也不害怕。

山坡上邊,比拉爾伏在一棵樹后面,注視著從山口通過來的公路。她身旁放著三支子彈上了膛的步槍,普里米蒂伏在她身邊蹲下,她遞了一支給他。

“下去,蹲在那兒,”她說。“那棵樹后面?;褂心?,吉普賽人,到那邊去,”她指指下面另一棵樹。“他死了嗎?”“沒有,還沒有,”普里米蒂伏說。

“真倒霉,”比拉爾說。“如果我們多兩個人,就不會出這種事了。他應該爬著繞到那堆鋸末后面去的。現在他待的地方好嗎?”普里米蒂伏搖搖頭。

“英國人炸橋的時候,碎片餌飛得這么遠嗎?”吉普賽人從他那棵樹后面問。

“不知道,”比拉爾說。“不過掌握機槍的奧古斯丁比你更靠近。如果太近的話,英國人是不會把他安徘在那兒的。”

“可是我記得,炸火車的時侯,機車的頭燈從我頭上飛過去,碎鐵片象燕子般亂飛

“你的回憶多富有詩意啊,”比拉爾說。“象燕子媽的!我看象洗衣作里的鍋爐。聽著,吉普賽人,今天你表現不錯。現在別讓恐懼纏住了你。”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四十二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四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