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罗纳对阵赫塔菲预测: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三十七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大家都在山洞里,男的站在爐灶前,瑪麗亞在扇火比拉爾已經煮好了一壺咖啡。她叫醒羅伯特-喬丹以后回去根本沒睡過,這時正在這煙霧騰騰的山洞里,坐在愛子上,縫著喬丹一個背包上的裂口。另一個已經縫好。爐火照亮了她的臉。

“再吃些燉肉吧,”她對費爾南多說。“你肚子裝滿了,就無所謂啦。即使給牛角挑了,也沒有醫生動手術啊。”

“別說這種話,大娘,”奧古斯丁說。“你有條老婊子的舌頭。”

他身子支在自動步槍上,槍腳架折起來貼著有網狀散熱孔的槍簡,口袋里塞滿了手棺彈,一只肩上背著一袋子彈盤,另一只肩上背著滿滿一條子彈帶。他正在抽煙,一手拿著一碗咖啡,把碗舉到屏邊,在咖啡面上噴了一口煙。

“你變成一另活動五金店了,”比拉爾對他說。“帶了這些東西,你走不到一百碼遠。”

“什么話,大娘。”奧古斯丁說。“一路都是下坡路嘛,““開始下坡之前。”費爾南多說,“哨所那兒有一段上坡路。”

“我會象山羊那樣爬上去的。”奧古斯丁說。“你的兄弟呢?“他問埃拉迪奧。“你那了不起的兄弟溜號了埃拉迪奧正靠墑站著”

“住口。”他說。

他神經很緊張,他明白大家都知道這個。行動前,他總是神經緊張而焦矂不安。他從墻邊走到桌邊,開始往自己衣袋里裝手櫥彈;盛手榴彈的馱籃揭開了生皮蓋,靠在桌子的一只腳旁。羅伯特‘喬丹挨著馱籃,蹲在他身邊。他伸手到馱籃里拿了四顆手榴彈,有三親是橢圓形的、有祺盤格凹紋的米爾斯型手榴彈①,厚實的鐵殼上端有一根用開尾銷扣住的彈簧桿和拉環。

“這些手榴彈從哪兒來的?”他問埃拉迪奧。“這些嗎?是從共和國搞來的。老頭子捎來的,““好使嗎?”

“分量挺重,不過挺管用,”埃拉迪奧說。“個個都是寶。”“是我捎來的,”安塞爾莫說。“一袋裝六十顆。九十磅重,英國人。”

“你們用過這種手榴彈嗎?“羅伯特‘喬丹問比拉爾。“我們怎么沒有用過?”婦人說。“巴勃羅就是用這種手榴彈干掉在奧特羅的哨所的。"

她一提到巴勃羅,奧古斯丁就破口大罵。羅伯特-喬丹在爐灶的火光中看到了比拉爾臉上的表情。

“別講這個了。”比拉爾尖刻地對奧古斯丁說。“掛在嘴上沒用。”

“手榴彈準能爆炸嗎。”羅伯特,喬丹握著一顆漆成灰色的手榴彈,用大拇指甲試試開尾銷是不是結實。

“準能。”埃拉迪奧說。“我們用過的那一批中間沒有一個瞎的。”

“爆炸快不快?”

“扔到之前不會爆炸。不過夠快的。”“那么這些呢?”

他舉起一只食品罐頭形的手榴彈,拉環用一條帶子綁著。

①因發明家英國人威廉‘米爾斯爵士而得名,…九一五年由協約國軍隊在笫一次世界大戰中首次使用。

“這些是廢物"埃拉迪奧對他說。“會炸。不錯。但是只有火,沒有彈片。”

“可是準能炸嗎。”

“哪有準能的事,”比拉爾說。“我們的軍火也好,他們的軍火也好,沒有十拿十穩的。”

“坷是你剛才說那一種穩炸。“

我沒說過。”比拉爾對他說。“你問的是別人,不是我。我沒見過有哪一種貨色是卞字十寧的。”

“全都能炸。”埃拉迪堅持說。“說實話吧,大娘“你怎么知道全都能炸?”出拉爾問他。“扔這些手榴彈的人是巴勃羅。你在奧特羅沒殺過人。”“那老婊子養的。”奧古斯丁開口說。“別說了。”比拉爾斬釘截鐵地說。她接著說,"這些手櫥彈都差不多,英國人。有紋槽的手榴彈使起來要簡單些。”

羅伯特-喬丹想我還是每一扎里每種用一顆吧。不過那有凹紋的扎起來容易些,穩當些。

“你打算扔手棺彈嗎,英國人?”奧古斯丁問。“干嗎不?”羅伯特-喬丹說。

他蹲在那兒揀手榴彈,但是想的卻是。”這不行明。我怎么可以在這事情上騙自己呢,這我不明白。敵人攻打“聾子”時我們感到沮喪,就象雪停時“聾子”感到沮喪一樣厲害。這就是你所不愿正視的。你不得不千下去,制訂了一個自己明知道沒法完成的計劃。你制訂了個計劃,而現在你明白這是沒用的。唉,在這早燥是沒用的。你能用現有的力量攻占兩個哨所的哪一個都行,絕對不成問題,可是你沒法同時攻占兩個。我的意思是說,你是沒有把握的。別騙自。啦,黎明快來臨了,別騙自己啦,

想把那兩個哨所都拿下來是根本不行的。巴勃穸始終明白這一點。我看他是一直打算開小差的,但是當“聾子”逭到攻擊的時候,他明白我們完蛋了,你不能把行動計劃建筑在可能出現奇跡的假想基礎上。如果你沒有比現在更好的條件,你會使他們全都棲牲,甚至橋也炸不成。你會使他們全都犧牲,比拉爾、安塞爾莫、奧古斯丁、普里米蒂伏、這個神經質的埃拉迪奧、廢物吉膂賽人以及費爾南多,而你的橋還是炸不掉。你以為將出現奇跡,戈爾茲會收到了安德烈斯的信件,停止進攻?如果不出現奇跡的話,你這些命令將叫他們全都送命,瑪麗亞也在內。這些命令會叫她也送命。你連她也解救不了嗎?巴勃羅真該死,他想。不,別發脾氣了,發脾氣象嚇破膽一樣糧糕。不過,你原不該和你的情人睡覺,而應該跟那個女人騎了馬整夜到這山區各地去物色足夠的人馬來使事情辦成。他想,是錒,如果我這一來遭到不測,我就不能在這兒炸橋了。是柯,就是這個問題。這就是你不去別處的原因。你也不能派別人出去,因為你不能冒損失人手的危險,以致再少一個人。你必須保持現有的力量,根據它來制訂行動計劃。

可是你的計劃糟透了。糧透了,我對你說呀。這是夜間制訂的計劃,而現在已是早晨。夜間制訂的計劃在早晨用不上。你晚上的想法在早晟是沒用的。你現在總算明白了,這是沒用的。

約翰,莫斯比曾僥幸辦成過同樣幾乎不可能辦成的事情①,那又怎么樣呢?他當然辦成過,盡管困難得多。記住啦,別低估突然襲擊的作用。記住這一點。記住啦,如果你能堅持到底,那不算蠹??墑欽獠皇悄閿Ω貌捎玫姆椒?。你應該使它不僅成為可能而且可靠??墑喬魄魄榭鲆丫⒄溝攪聳裁吹夭槳?。唉,事情一開頭就錯了,這種情況加強了災難的程度,就象濕雪地上滾雪球那樣。

他蹲在桌邊,抬頭望去,望見了瑪麗亞,她在對他傲笑。他也朝她露齒笑笑,但這笑意只停留在表面上。他再挑了四顆手榴彈,放進衣袋。我可以扭松手榴彈中的雷管,就拿它來引爆,他想。手榴彈殼爆裂不會引起不良的后果。撣殼一爆裂,立刻就能引爆炸藥包,不會使炸藥包飛散。至少我認為不會飛散。我肯定不會飛散。①他對自已說,要有點信心。你啊,昨夜你還在想,你和你祖父多么了不起,而你父親卻是個懦夫,現在顯出一點信心來吧。

他又饍齒對瑪麗亞笑笑,伹這一笑僅僅繃緊了顴骨和嘴邊的皮膚,這笑意仍然只停留在表面上。

她認為你了不起呢,他想。我看你糟透了?;褂心巧衩畹木辰綹隳且慌珊?,全都糟透了。你有著了不起的想法,是不?你算徹底了解這個世界了,是不?這一切都見鬼去吧。

別焦媒,他對自己說。別發脾氣了。發脾氣無非也是一種出路。出路總是有的。你現在不得不解決最棘手的事啦。沒有必要只因你將失去現有的一切而否定它。別象一條斷了脊梁的該死的蛇那樣噬嚙自己再說,你的脊梁并沒有斷,你這條獵狗。等你受了傷再開始哀叫吧。等戰斗打響了你再發怒吧。戰斗中有的是時間可以發怒。這在戰斗中對你倒有點兒用處。比拉爾拿著背包走到他跟前。

①因為背包里的引壜器、雷管和火幘等物都被巴勃羅偷掉了,喬丹只能考慮把手榷彈扎在安在橋面下關鍵地點的炸藥包上,然后把一大卷漆包線的—端系在手榷彈的拉環上,從橋面上柄撟堍走,一路上放出漆包線,到離橋相當距離的地點,到時侯只消一拉,就能使手榴彈引壜炸藥包。但他又怕彈殼炸裂吋,把炸藥包一起炸飛了,摶在河里,不能把橋一炸兩斷,

“現在結實了,”她說。“這些手榴彈很好,英國人。你可以信得過它們。”

“你覺得怎樣,大娘?”

她望著他,搖搖頭,笑笑。他不知道她這一笑有多深,看來是夠深的。

“不錯,”她說。“還能湊合,“

她接著蹲在他身旁,說現在真要動手了,你覺得怎么樣?”“我們的人太少。”羅伯特‘喬丹馬上對她說。“我也這樣想。”她說。“太少了。”接著她仍對他一個人說,“瑪麗亞能獨個兒管馬,不用我管這個了。我們可以把馬腳拴住。這些馬是騎兵隊的,聽到槍聲不會受驚。我去對付下面的那個哨所,去承擔巴勃羅的任務。這樣我們就多一個人啦。”

“好。”他說。“我早想到你可能有這打算。”“不,英國人。”比拉爾目不轉睛地望著他。“別發愁。一切都會順利的。你得記住,他們不會料到將發生這種事。”“對。”羅伯特‘喬丹說。

“還有一件事,英國人,”比拉爾用她那粗啞的矂音盡量溫和地小聲說。“至于手的事一”“什么手的事?”他惱怒地說。

“不,聽著。別生氣,小兄弟。至于手相的事情,那全是吉普賽人的胡扯我拿它來抬髙自己罷了。哪有這種事呢。”“別談這個了。”他冷冰冰地說。

“不,她粗啞而親切地說。”我的話只是騙人的胡扯。今天荽打仗,希望你別發愁。”

“我不愁,”羅伯特,喬丹說。

“不對,英國人,”她說。“你很愁,這不是沒道理的。不過一切都會順利的,英國人。我們生來就是為了干這一個的啊。”“我不需要政治委員,”羅伯特-喬丹對她說。她對他又笑了笑,她那粗厚的嘴唇和咧開的大嘴帶著一個好看而真摯的笑容,她說。”我很軎歡你,英國人。”

“我現在不需要這個,”他說。“既不要你,也不要上帝。”“要。”比拉爾用粗啞的聲音小聲說。“我知道。我只不過想對你說說罷了。別發愁。我們一切都會干得很順利的。”

“當然啦,”羅伯特-喬丹淡淡一笑說。“我們當然會這祥的。一切都會順利的。”

“我們什么時侯出發?”比拉爾問。羅伯特-喬丹看了看表。“隨時都可以出發。”他說。他把一個背包遞給安塞爾莫。“你準備得怎么樣了,老頭子”他問。老頭兒根據羅伯特‘喬丹給他的樣品,削了一堆木楔,即將削好最后一個。這些額外的木楔是以防萬一的。

“好。”老頭兒說著,點點頭。“到現在為止,都很好。”他伸出—只手來。“瞧,”他說,微鐓一笑。他的手一點也不抖。

“好,那又怎么樣?”羅伯特-喬丹對他說。“整個手不抖,我總是辦得到,你伸出一個指頭試試。”

安塞爾莫伸出一個指頭。指頭在抖。他望著羅伯特‘喬丹,“我也這樣,”羅伯特-喬丹伸出一個指頭給他看。"總是這樣。那是正常的。”

“我可不是這樣,”費爾南多說。他伸出右手的食指,給他們看,然后伸出左手的食指。

“你能啐出唾沫來嗎?”奧古斯丁問他,對羅伯特,喬丹眨眨眼

費爾南多咳了一聲,驕傲地朝山洞的地上晬了一口,然后用腳在泥地上擦掉。

“你這頭臟騾子,”比拉爾對他說。“你一定要逞英雄的話,往爐火里啐嘛。“

“如果我們不打算離開這里,比拉爾,我就不會啐在地上了“費爾南多一本正經地說。

“留神你今天啐唾沫的地方。”比拉爾對他說,“說不定正是你離不開的地方。“

“這個人老是說喪氣話。”奧古斯丁說。他用玩笑來掩飾緊張,這正是他們大伙兒共同的心情。“我是說笑話,”比拉爾說。

“我也是,”奧古斯丁說。“可操他奶奶的,要等到動了手,我才心安理得稞。”

“吉普賽人在哪兒?”羅伯特-喬丹問埃拉迪奧。“跟馬在一起,”埃拉迪奧說。“你從洞口望得到他。”“他怎么啦”

埃拉迪奧撂齒笑笑。“害怕極了。”他說。談到別人的害怕,使他感到安心。

“聽,英國人~”比拉爾開口說。羅伯特“喬丹朝她望去,只見她張開了嘴,臉上露出一副詫異的神色他一邊伸手拔手槍,一邊飛快地轉身對著洞口。洞口站著一個人,他一手拉開毽子,短自動步槍的錐形槍口露出在肩胛上面;這個人又矮又寬,滿臉胡子,眼臉發紅,一雙小眼睛茫茫然地不知在望著誰。正是巴勃羅。

“你一”比拉爾詫異地對他說。“你。”“我,”巴勃羅不卑不亢地說。他走進山洞。“喂,英國人,”他說。“我把埃利亞斯和亞歷杭德羅隊里的五個弟兄和他們的馬帶來了。”

“引爆器和雷管呢?”羅伯特-喬丹說。“還有別的東西呢?”“我扔到峽谷下面的河里去了,”巴勃羅還是茫茫然地不知在望著誰。“不過我想出了一個用手描彈引爆的辦法,““我也想到了。”羅伯特-喬丹說。“你有什么酒嗎?”巴勃羅疲倦地問他。羅伯特-喬丹遞給他那個扁瓶子,他急急地喝著,然后用手背抹抹嘴。

“你是怎么回事?”比拉爾問。

“沒什么。”巴勃羅說,又抹抹嘴。“沒什么。我回來了。”“那到底怎么回事?”

“沒什么。我一時軟弱。我走了,可我現在回來了。他轉身對羅伯特-喬丹說,“其實我不是膽小鬼,“可你何止是個膽小鬼,羅伯特。喬丹想。你不是才怪呢??墑俏壹僥愫芨咝?,你這個婊子養的。

“從埃利亞斯和亞歷杭德羅那兒我只能搞到五個人。”巴勃羅說。“我離開了這兒,一直騎著馬奔走。你們九個人是絕對應付不了的。絕對不行。英國人昨晚講的時候我就明白,絕對不行。下面的哨所里有七個士兵和一個班長,要是有蕾報器,或者他們拚命抵抗呢?”

他這時打量著羅伯特,喬丹。“我走的時候想,你會明白這是不行的,你就會撤手不干。后來我扔掉了你的器材后,對這件事倒另有一番想法了。”

“我見到你很髙興。”羅伯特,喬丹說。他走到他身邊。“我們有手榴彈。那也能行。別的東西無關緊要。”

“唉。”巴勃羅說。“我不為你干。你是個惡兆頭。這一切都出在你身上。‘聾子’送命也是由于你。不過,我扔掉你的東西后,覺得自己太孤單了。”“你的媽一”比拉爾說。

“所以我騎了馬去找人,想能不能把這次襲擊摘成功。我把能找到的最棒的人找來了。我把他們留在山頭上,好讓我先來跟你談談。他們以為我是頭頭哪。”

“你荽想當頭頭的諾,”比拉爾說,“你是頭頭。”巴勃羅望著她,一句話也沒有。他接著直截了當地悄聲說,“‘聲子’出事以后,我想得很多。我看嗶,如果我們不得不完蛋的話,就一起完蛋吧??墑悄惆?英國人。我恨你給我們帶來這厄運。”

“不過,巴勃羅一”費爾南多開口說。他衣袋里裝滿了手榴彈,一個肩上背著一條子彈帶,他還在用一塊面包抹他盤子里的肉汁。“你認為這一仗不會打贏?可前天晚上你說過你相信會打贏的。”

“再給他些燉肉,”比拉爾惡狠狠地對瑪麗亞說,然后眼色變得溫柔些,對巴勃羅說。”你到底回來了,呃。”“是啊,太太,”巴勃羅說

“好,歡迎你,”比拉爾對他說。"我原想你還不至于墮落到那種地步。”

“這次出走了,叫人感到孤單得受不了,”巴勃羅悄悄地對她說。

“那種事叫你受不了。”她嘲笑他。“十五分鐘就叫你受不了“別取笑我,太太。我回來啦。”

“歡迎你。”她說。“剛才我不是已經說了嗎?喝了啪啡,我們走。這么做作叫我厭煩了。”“那是咖啡嗎?”巴勃羅問。"當然羅,”費爾南多說。

“給我一些,瑪麗亞,”巴勃羅說。“你好嗎?”他看都不對她

“好,”瑪麗亞對他說,端給他一碗咖啡。“你要燉肉嗎?”巴勃羅搖搖頭。

“獨個兒真不是滋味呀,”巴勃羅繼續向比拉爾解釋,好象在場的只有他們兩個人。“我不喜歡孤單單的。明白嗎?昨天一整天我為大家的利益做事,不覺得孤單??墑親蛺焱砩夏?。好家伙真不好受??!”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三十六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三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