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人对赫罗纳的比分预测:海明威小說《喪鐘為誰而鳴》原文 第二十八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安塞爾莫在黑暗中咧嘴笑了。一小時以前,他沒法設掇自已竟能再笑。他想。”這個費爾南多真叫人敬佩。

“對,”他對費爾南多說。“我們一定要教訓他們。我們一定要奪走他們的飛機、自動武器、坦克、大炮,教訓他們該怎樣尊重人,“””一點不錯。”費爾南多說。“我髙興你有同樣的想法。”安塞爾莫一直下坡朝山洞走去,撇下他獨自站在那兒感到義憤填膺。

安塞爾莫發現羅伯特-喬丹在山洞里和巴勃羅面對面坐在板桌旁。他們斟滿了一缸酒,放在中間,各自面前放著杯滴。羅伯特-喬丹拿出了筆記本,握著一枝鉛筆。比拉爾和瑪麗亞在山洞后部,安塞爾莫看不見她們。他沒法知道那女人讓瑪麗亞待在后邊是為了不讓她聽到談話。他覺得比拉爾不在桌邊倒是怪事。

安塞爾莫從掛在洞口的毯子外鉆進來的時候,羅伯特‘喬丹抬頭望了一跟。巴勃羅直瞪著臬子。他的眼光集中在酒缸上,但是視而不見。

“我從山上來,”安塞爾莫對羅伯特,喬丹說。“巴勃羅告訴我們了,”羅伯特,喬丹說,“山上有六個死人,敵人把腦袋都砍掉了。”安塞爾莫說。”我摸黑到那兒去過,“

羅伯特“喬丹點點頭。巴勃羅坐在那兒望著酒缸,一句話也沒有。他臉上毫無表情,豬樣的小眼睛望著酒缸,仿佛他以前從沒看到過似的。

“坐下吧。”羅伯特-喬丹對安塞爾莫說。老頭兒在桌邊一只兼著生皮的凳子上坐下,羅伯特-喬丹伸手到桌子下面取出“聾子”送的那瓶威士忌。瓶里約摸有半瓶酒。羅伯特奍丹伸手在臬上傘了一只杯于,斟了些威士忌,把它放在桌上,推向安塞爾莫。“喝了吧,老頭子,”他說。

安塞爾莫喝酒的時候,巴勃羅的目光從酒缸上移到他臉上,接著又回過來望著酒缸。

安塞爾莫喝下威士忌,感到鼻子、眼睛和嘴里都火辣辣的,接著胃里也覺得暢快、舒適而暖和了。他用手背抹抹嘴。他然后望著羅伯特,喬丹說。”我可以再來一杯嗎?”“千嗎不可以?”羅伯特‘喬丹說著又從瓶里斟了一杯,這次是遞過去,不是推給他。

這次喝下去沒有火辣辣的感覺了,伹加倍的暖和而舒適。他精神一振,就象“個大出血的人給注射了一次鹽水針。老頭兒又朝酒瓶望望。

“剩下的明天喝了。”羅伯特‘喬丹說公路上有什么情況,老頭子?”

“情況不少,”安塞爾莫說-“我照你的吩咐,都記下了。我找了一個人現在在替我守望、做記錄。過后我去向她要情報。

“你見到反坦克炮嗎?有櫬皮輪胎和長炮筒的家伙?,“見到,”安塞爾莫說。“路上開過四輛卡車。每輛上有一門這種炮,上面的炮簡由松枝遮著??ǔ瞪廈棵排謨辛鋈?。”“你說有四門炮?”羅伯特-喬丹問他。四門。”安塞爾莫說。他沒看記錄。“跟我談談路上還有什么情況?

安塞爾莫把他所看到的公路上的調動情況全吿訴羅伯特-喬丹,羅伯特-喬丹作著記錄。他以不識字不會寫的人所特有的那種驚人的記憶力從頭說起,講得井井有條。他講的時候,巴勃羅兩次伸手從缸里添酒,

“還有‘隊到拉格蘭哈去的騎兵,他們是從‘聾子’作戰的髙地上來的。”安塞爾莫繼續說。

他接著講了他見到的受傷的人數和架在馬鞍上的死者的人數。

“有一捆叫我弄不懂的東西橫架在一個馬鞍上。”他說,“現在我知道了,是腦袋。”他不停地接著說。”那是一個騎兵中隊。他們只剩了一個軍官。他不是今天—早你守在機槍邊見到的那個。死掉的人里面準有他。從袖章上看來,死掉的有兩個是軍官。他們被捆在馬鞍上,臉面朝下,手臂下垂著。敵人還把‘聾子’的自動步槍系在耿腦袋的馬鞍上。槍筒彎了。就是這些。”他最后說。

“夠了,”羅伯特“喬丹說,用杯子在酒缸里舀酒。“除了你之外,越過火線到共和國那邊去過的還有誰。"安德烈斯和埃拉迪奧。”

“這兩個人,嘟個好些?”“安德烈斯。”

“他從這兒到納瓦塞拉達去,要多少時間?”“不背包裹,小心留神,運氣好,要三個小時。因為帶著情報,我們挑一條路線比較長、比較安全的路走。”“他準能到達目的地嗎,“”“不知道,哪有什么說得準的事情1”“你也沒準?’"是啊。”

就這樣決定吧,羅伯特,喬丹心想。如果他說準能到達目的地,我當然會派他去。

“安德烈斯能象你一樣到那兒。”“跟我一樣,或許更有把握。他年青。”“可是情報非送到那兒不可。”

“要是不出事故,他能到得了那兒。出了事故,誰也沒辦法。”

“我寫份急件派他送去,羅伯特,喬丹說。”我來跟他講,到什么地方去找將軍。他在師參謀部。”

“師明什么的,他是弄不明白的,”安塞爾莫說。”這種事情老是弄得我也稀里糊涂。得告訴他將軍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能找到他。”

“可正是在師參謀部能找到他呀。”“師參謀部可是個地方?”

“當然是個地方,老頭子,”羅伯特,喬丹細心地解釋。“不過這是由將軍自己挑選的地方。他把作戰司令部設在那兒。”“那么這個地方在哪兒呢?”安塞爾莫感到疲乏,疲乏使他腦筋遲鈍,“。而且,象旅呀、師呀、軍呀這種字眼,也叫他摸不著頭腦。起先只有縱隊,后來有團了,后來有旅了。現在是既有旅又有師了。他弄不懂。地方就是地方嘛。

“慢慢地來,老頭子,”羅伯特-喬丹說。他知道,如果他沒法使安塞爾莫明白,也就根本沒法向安德烈斯交待清楚。‘師參謀部是由將軍挑選來作為指揮所的地方。他指揮一個師;一個師等于兩個旅。我不知道那地方在哪幾,因為選擇地點的時候我不在場。很可能是個山洞,或者地下掩蔽部,有電話線通到那兒。安德烈斯得去打聽將軍和師參謀部在什么地方。他得把這份情報交給將軍或者師參謀長,或者交給另外一個人,他的名字我會寫在上面的。即使他們外出視察進攻的準備工作了,肯定有一個人留守在那兒。你現在明白,“?”“明白了。”

“那么去叫安德烈斯來吧。我馬上就寫,用這個公章封印。”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圓形的木柄小橡皮圖章給他看,上面有三個字母,還有一個不比五角硬幣大多少的鐵殼圓形小印臺。“這個公章他們一定會重視的。現在去叫安镩烈斯來,讓我跟他交待。他得馬上就走,但荽先弄慊。”

“我僅他也會懂??贍惴墻淮們邇宄豢?。參謀部啦,師啦,這些名堂,我是莫名其妙的。我去的地方總是象房子之類有確切地點的。納瓦塞拉達的指揮所是在一家老客棧里。瓜達拉馬的指揮所是一幢帶花園的房子。”

“這個將軍的指揮所,”羅伯特‘喬丹說。”該在靠火線很近的某處地方。為了防飛機,會是設在地下的。安德烈斯知道了要打聽什么,一問就找得到。他只要拿出我寫的東西就行了。現在去叫他來,因為馬上要送去。”

安塞爾莫低頭從掛著的毯子下面鉆出去了。羅伯特-喬丹開始在他的筆記本上寫著。

“聽著,英國人,”巴勃羅說,仍然耵著那只酒缸,“我在寫哪。”羅伯特,喬丹說,沒有抬頭。“聽著,英國人,”巴勃羅直接朝著酒缸說。"這件事你不用灰心喪氣沒有了‘聾子、我們還有很多人,能攻下哨所,把你的橋炸掉。”

“好,”羅伯特,喬丹一邊說,一邊不停地寫。“很多人,”巴勃羅說。“今天我很佩服你的果斷,英國人,”巴勃羅對宥酒缸說。“我看你很有兩下子,你比我機靈。我信得過你。”

羅伯特。喬丹正在集中注意力給戈爾茲寫報告,試圖用最簡潔的字句,但仍要寫得完全令人信脤,要寫得使對方把這次進攻完全取消,但又要使他們相信,他之所以主張取消這次進攻,并非由于害怕在執行他自己的使命時可能遇到危險,而只是希望他們了解所有的情況。巴勃穸的活,他幾乎一句也沒有聽清,

“英國人。”巴勃羅說。

“我在寫哪。”羅伯特‘喬丹對他說,沒有抬頭,他想,也許我應該分送兩份。然而要這祥做,又必須炸橋的話,我們炸橋的人就不夠了。關于發動這次進攻的原因,我知道些什么呢?也許這只是一次牽制性攻勢。也許他們是想吸引其他地方的軍隊。也許他們這么干是為了吸引北方的飛機。也許就是為了這個吧他們也許并不指望這次進攻獲得成功。我知道些什么呢?這是我給戈爾茲的拫告。我要等到進攻開始才炸橋。我接到的命令是清楚的。要是取消這次進攻,我就什么也不炸。伹是我必須在這兒保持萬一必須執行那個命令時所需要的人手。

“你說什么?”他問巴勃羅,

“我有信心了,英國人。”巴勃羅仍然對著酒缸說。“伙計啊,羅伯特-喬丹想,但愿我有儐心啊,他繼續寫著。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小說 第二十七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小說《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