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竞vs赫罗纳视频直播: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小說 第二十七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山頇上除了華金之外,沒有活人了。這小伙子被壓在伊格納西奧的?“體下面,失去了知覺?;鸕牡淇綴投潿莢諤恃?,一顆炸彈落在離他那么近的地方,他一下子處在爆炸的中心,頓時透不過氣來,此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覺不到了。貝侖多中尉劃了個十字,對準他后腦勺就是一槍,動作干脆,又很斯文一如果這種暴庚的行動能夠說得上斯文的話一就象“聾子”打死那匹受傷的馬一樣。

貝侖多中尉站在山頂,俯視著山坡上被打死的自己的伙伴,然后眺望對面的田野,望著“聾子”在這里作困獸之斗之前他們拍馬追逐的地方,他看到自己的部隊所作的一切部署,然后命令把死去的伙伴們的馬牽來,把?“體橫捆在馬鞍上,以便運到拉格蘭哈去。

“把那一個也帶走”他說。“那個抱著自動步槍的家伙。他準是‘聾子’。他年紀最大,掌握槍的就是他。不。把腦袋砍下,包在披風里。”他考慮了‘會兒。“你們還是把他們的腦袋都砍下帶走吧?;褂猩狡律系哪羌父?,我們一開始就發現的揶幾個。把步搶和手槍收起來,把那挺自動步槍放在馬背上。”

接著,他下坡走到第一次進攻時被打死的中尉躺著的地方。他低頭望著他,但并不碰他。

“戰爭真是壞事啊,”他自言自語說。然后他又劃了個十字,一路走下山坡,為死去的伙伴的靈魂得到安息念了五遍《天主經》和五遍《圣母經》①。他不想待下去看他的命令如何執行了。

飛機離去以后,羅伯特。喬丹和普里米蒂伏聽到槍聲開始響了,他的心似乎又隨著槍響而猛跳。一片煙霧飄過他能望到的高地上最遠的山脊,飛機在空中變成了三點穩定地越來越小的斑點。

“說不定他們狂轟濫炸了自己的騎兵,根本沒炸到‘聾子’一伙,”羅伯特-喬丹自言自語。“那些該死的飛機嚇得你要死,卻不一定把你炸死。”

“還在打哪,”普里米蒂伏聽著猛烈的槍聲,說。炸彈每次砰的爆炸都使他戰栗,他這時舔著干燥的嘴唇。

“干嗎不打”羅伯特-喬丹說,“那些玩意兒根本殺害不了誰。”

接著槍聲完全停息了,他再也聽不到射擊聲。貝侖多中尉開手槍的聲音沒傳得那么遠。

槍聲初停時,他倒不覺得什么。然而持續的癍靜卻使他心里感到空洞洞的。他接著聽到手榴彈的爆炸聲,心里頓時振奮起來。接著又是鴉雀無聲,就此一片寂靜,他知道,戰斗結束了。

瑪麗亞從營地帶來了一鉛皮桶湯汁很濃的蘑菇燉兔肉,袋面包,一瓶酒,四只鉛皮盤子,兩只杯子和四把湯匙她走到槍邊停下了步,給奧古斯丁和埃拉迪奧容了兩盤兔肉,拿出面包,旋開角質的酒瓶塞,斟了兩杯酒。埃拉迪奧代替安塞爾莫在看守著槍。

羅伯特-喬丹望著她輕捷地朝他的觀察哨爬上來,肩上挎著面包袋,手里提著桶,一頭短發在陽光中閃亮。他爬下幾步接過鉛皮桶,扶她爬上最后的一塊山石。“飛機來干什么了?‘她眼神驚恐地問“轟炸'聾子’。”

他揭開桶蓋,往一只盤子里舀萊“他們還在打嗎?”“不。結束了。”

“啊。”她說,咬晈嘴膊,望著對面的田野。“我沒有胃口,“。”普里米蒂伏說。“總得吃一些”羅伯特‘喬丹對他說,“我咽不下,“

“喝點這個吧,伙計,”羅伯特-喬丹說,把酒瓶遞給他豸“然后吃飯。”

“‘聾子’的事叫我不想吃了,”普里米蒂伏說。“你吃。我不想吃。”

瑪麗亞走到他身邊,兩臂摟住他的脖子,吻他,“吃吧,老朋友,”她說。“人人都得保重自己的身體啊。”普里米蒂伏轉身避開了她。他舉起酒瓶,仰起了頭,讓噴出的酒直灌進矂子眼里,咕咚咕咚地咽了下去。他接著從桶里舀了菜,盛滿盤子,開始吃起來。

羅伯特,喬丹望望瑪麗亞,搖搖頭。她在他身旁坐下,一條胳膊摟著他的肩膀。兩人心照不宣地坐在那兒,羅伯特-喬丹從容不迫地細細品著蘑菇燉兔肉的滋味。他暍著酒,大家都不說話。

“你愿意的話,漂亮的姑娘,可以待在這兒,”過了一會兒,他吃完了東西說。

“不。”她說。“我得到比拉爾那兒去。”“待在這兒很好嘛。我看現在不會發生什么事了。’“不。我得到比拉爾那兒去。她正在給我上課。”“她給你上什么課?”

“上課。”她朝他微笑,接著吻了他一下。“你從沒聽說過宗教課嗎?”她臉紅了“就是那一類東西。”她又臉紅了。“可是不一

“去聽你的課吧,”他說,拍拍她的頭,她又對他撖笑,接著對普里米蒂伏說,“你需要什么東西從下面給你捎來?”

“不要,好姑娘,”他說。羅伯特-喬丹和瑪麗亞都看出他心里仍舊不痛快,

“好,老朋友,”她對他說。

“聽著,”普里米蒂伏說。“我不怕死,可象這樣不頰他們死活一”他說不下去了。

“沒別的辦法。”羅伯特-喬丹對他說,“我知道。不過還是叫人受不了啊。”“沒別的辦法。”羅伯特‘喬丹又說了一遍。“現在還是別再提它的好,“

是啊??墑竊諛嵌戮髡?,我們一點也不支援一一”“最好還是別再提它了,”羅伯特-喬丹說。“你,漂亮的姑娘,去聽你的課吧,“

他看她在巖石中間爬下去。然后,他望著那片髙地,坐在鄭兒想了很久。

普里米蒂伏對他說活,但他不回答。太陽底下很熱,但他感覺不到,只顧坐著眺望山坡和延伸到山坡頂端的那長長的一片松林。一小時過去了,太陽落到左邊遠處,他這時看到有隊人馬翻過坡來,就拿起望遠鏡。

頭兩個騎馬的人出現在髙山的長長的綠坡上的時候,馬顯得又小又清楚。接著又有四個散開的騎兵越過寬。”的山坡下山來,接著在望遠鏡里清清楚楚地看到兩行人馬來到他的視野里。他望著他們,覺得胳肢窩里的汗水淌到腰上。有一個人帶領著這伙人馬。接著來了更多的騎兵。接著是沒騎人的馬匹,鞍上橫捆著東西。接著是兩個騎馬的。接著是騎馬的傷兵,旁邊有步行的人伴隨著。最后又是一些騎兵。

羅伯特-喬丹望著他們騎下山坡,消失在樹抹里。距離這么遠,他看不見有個馬鞍上擱著個兩頭扎緊、中間捆了幾道的用披風卷成的包裹,這包裹被繩子勒得象個內含飽鼓鼓的莧子的豆莢,橫捆在馬鞍上,兩頭結在馬鐙的皮帶上。“聾予”用的自動步槍和這包裹并排放在馬鞍上,顯得威風瘭凜。

貝侖多中尉騎在那伙人馬前面,兩翼各派出了護衛,前有尖兵,在老遠的前方,伹他并不覺得威風。他只感到戰斗之后的空虛。他在想。”砍頭是殘酷的。伹是驗明正身是必要的手續。事情到這個地步已經夠麻煩了,誰管得了這么多?這次把首級帶-回去,可能會使他們高興。他們中有些人是喜歡這種玩意兒的。說不定他們會把這些首級都送到布爾戈斯去。這是件殘醱的事。用飛機太過分了。太過分了。但是用一門斯多克斯迫擊炮①,幾乎一點傷亡也不會有,我們就能解決這一仗,兩頭騾子馱炮彈,―頭騾子馱兩門迫擊炮,一邊一門,那就成一支象樣的軍隊啦

加上這些自動武器的火力。再來一頭騾子。不,兩頭騾子來馱彈藥,他對自己說,別想下去啦。這祥可不象支騎兵隊啦。別想下去啦。你在為自已編制軍隊啦。你下一步就要一尊過山炮啦。

他接著想到死在山上的胡利安,如今在第一隊人馬中橫捆在馬背上。于是他撇下身后陽光普照的山坡,騎馬穿進幽暗睜寂的松林,又為胡利安念起禱文來。

萬福,慈悲的圣母,”他開始禱告,“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歡樂,我們的希望。在這眼淚之谷,我們向您嘆息、哀悼、哭泣一”

他不停地禱告,馬蹄踩在柔軟的鋪著松針的地上,陽光從樹身和樹身的間隙處投下斑斑光影,就象從大教堂的庭柱之間射下那樣。他一邊禱告,一邊望著前面,看兩翼的部下在樹林中騎行。

他穿出樹林,,來到通往拉格蘭哈的黃土公路上,馬蹄在他們周圍掀起陣陣塵土。塵土落到橫捆在馬銨上、臉面朝下的死者身上,那些傷兵和在旁邊步行的人們都被裹在彌渙的塵埃

安塞爾莫就是在這里看到他們風塵仆仆地騎馬經過的。他數著死者和傷員的人數,認出了“聾子”的自動步槍。那只用披風包成的包裹隨著馬鐙皮帶的晃動,碰撞著帶頭的馬的側腹,他不知道這里面是什么玩意兒,可是等他在回營的路上換黑走上了“聾子”戰斗過的山頭,他立刻明白這一長卷東西里面藏的是什么了。他在黑暗中分辨不出山上躺著的人是誰。但是他把這些?“體數了一下,就越過山嶺回巴勃羅的營地去了。

那些撣坑使他震驚,那些彈坑以及小山上的情景,使他心里涼了半截,他這時獨自在黑暗中走著,心里一點也不在考慮第二天的事情了。他只顧加快腳步回去報告。他一邊走,一邊給“聾子”一伙禱告。自從革命開始以來,這是他第一次禱告。“最善良、最親愛、最仁慈的圣母啊,”他禱告。他最后還是不禁想到了第二天的事情。他想:我要聽英國人的,完全照他說的去做??傻萌夢腋諞黃?,主明,愿他的指示講得明確,因為在飛機的轟炸下,我覺得自己是難以控制住自己的。保佑我,主啊,明天讓我象個男子漢在他生命最后的時刻那樣干吧。保佑我,主啊,讓我弄清楚那一夭該怎么干。保佑我,主啊,讓我兩條腿聽我使喚,免得在危急的時候逃靼。保佑我,主哬,明天打仗的時候讓我象個男子漢那樣行動。既然我祈求您幫助,就請您答應吧,因為您知道,不是萬不得已我是不會求您的,我也不再有別的請求了。

他獨自在黑暗中行走,覺得禱告之后舒坦多了,他這時深信自己會表現得滿好的。當他從高地下來的時侯,又給“聾予”一伙做了一次禱告。不一會兒,他就走到了營地上面的哨崗,費爾南多要他回答口令。

“是我,”他回答,“安塞爾莫“好。”費爾南多說。

“你知道‘聾子’的情況嗎,老弟?”安塞爾莫問費爾南多,他們在黑暗中站在山路口。

“怎么不知道。”費爾南多說。“巴勃羅告訴我們了。”、“他到過山上?”

“怎么沒到過?”費爾南多聲色不動地說。”騎兵一走,他就上山去看了。’ ,

“他告訴了你們一‘

“他全告訴了我們,”費爾南多說。"這幫法西斯分子真是野獸!我們一定要在西班牙把這種野獸全消滅干凈。”他停了一下,沉痛地說,“他們心里啊,哪里懂得什么人的尊嚴。”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六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小說《喪鐘為誰而鳴》原文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