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赫罗纳ⅤS西班牙人: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六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指揮官看看手表,兩點五十分。

“一個鐘點以前,飛機就該來了,”他說。正在這時,另一個軍官沖到大巖石后面。伏擊者挪過一點身子,給他讓出些地方。“你,帕科,”第一個軍官說。“你看是怎么回事?”第二個軍官剛從山坡上自動步槍槍位那兒猛沖過來,正在喘大氣。

“我看這里面有鬼,”他說。

“要是沒有鬼呢?我們在這兒苦等著,包圍著些死人,不是笑話嗎?”

“我們干的事豈止可笑哪,”第二個軍官說。“瞧這山坡。”他抬頭望著山坡,那里?“體一直遍布到山頂。從他那兒望去,看得見山頂上一片凌亂的山石、“聾子”的死馬的肚子、伸出的馬腿、撅出的馬蹄以及新翻起的泥土。“迫擊炮怎么搞的?”第二個軍官問。“再過一小時該來啦。那是說最多一小時。”“那就等迫擊炮吧。蠢事已經干得夠多啦。”“土匪!”第一個軍官突然站起身大喊,腦袋暴露在大巖石上面。他這樣站直了身體,山頂望過去顯得近得多了‘“共匪怕死鬼”

第二個軍官望望伏擊者,搖搖頭。伏擊者轉過頭去,但抿緊了嘴唇。

第一個軍官站在那兒,一手按在手槍柄上,把腦袋完全暴露在巖石上方。他朝山頂惡罵、詛咒。一點動靜也沒有。接著他干脆從巖石后面走出來,站在那兒仰望著山頂,

“沒死的話,開槍吧,怕死鬼,”他大聲叫喊。“開槍打我這個不怕哪個從老婊子肚里鉆出來的共匪的人吧。”

最后這句話很長,等他喊完的時候,臉漲得通紅,第二個軍官又搖搖頭。此人長得又瘦又黑,眼神溫和,嘴闊唇薄,凹陷的雙頰上布滿了胡子茬。首次下令進攻的是那個在大叫大喊的軍官。死在山坡上的青年中尉是這個名叫帕科貝侖多的中尉最親密的朋友。帕科正在聽那顯然處于狂熱狀態的上尉在叫喊。

“殺我姐姐和娘的就是這幫畜生,”上尉說。他長著一張紅臉,留著兩繳金黃色的英國式小胡子,眼睛有點毛病。這雙眼睛是淺藍色的,睫毛也是淺色的。你如果仔細看他的眼睛,會發現它們似乎不會一下子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共亜。”他接著大喊“怕死鬼。”又開始咒罵了。

他這時完全沒有掩護,站著用手槍仔細瞄淮,朝山頂上的唯一目標,“聾子”的死馬,開了一槍。槍彈在死馬下面十五碼的地方濺起了一股泥土。上尉又開了一槍。槍彈射在山石上,嗖的—聲彈開去。

上尉站在那兒望著山頂。貝侖多中尉望著離山峰不遠的另一個中尉的?“體,伏擊者望著眼前的地面他接著抬頭望望上

“上面沒有活人了,”上尉說。“你,”他對伏擊者說,“到上面去“

伏擊者垂下了頭。他一聲不吭。

“你沒聽到我的話?”上尉對他大喝一聲。

“是,我的上尉,”伏擊者說,并不朝他看.

“那么站起來,走。”上尉仍握著手槍。“你沒聽到我的話?””是,我的上尉。”“那干嗎不走?”“我不想去,我的上尉。”

“你予亭去?”上尉用手槍抵住他的后腰。“你予寧去?”“我么。”我的上尉。”士兵理直氣壯地說。’’貝侖多中尉望著上尉的臉和異樣的眼晴,以為他要就地槍濤這個兵了。

“莫拉上尉,”他說,

“貝侖多中尉?”

“這個弟兄也許沒錯。”

“他說怕,沒錯,“他說不服從命令,沒錯?”

“不。他說里面有鬼,沒

“他們全都死了,”上尉說。“你沒聽到我說,他們全都死了?“

“你是指躺在山坡上的伙伴們?”貝侖多問他。“我同意你的話,”

“帕科,”上尉說,“別做傻瓜了。你以為惋惜胡利安中尉的只有你一個人?我跟你說,這幫共匪都死了。瞧”

他站起身來,雙手按在大巖石頂上,引體上升,雙膝別扭地擱上巖石,最后在頂上站直了身體。

“開槍吧。”他站在這灰色的花崗巖石上揮舞著兩臂大“開槍打我吧殺死我吧”

山頂上,伏在死馬后面的“聾子”咧嘴笑了

他想這種人啊。他笑了,因為一笑胳膊就痛,竭力忍住了。

“共匪。”聲音從下面傳來。“流氓,開槍打我吧殺死我吧”

“聾子”笑得胸口直顫,從馬屁股旁偷偷張望,看到那上尉站在大巖石上揮舞著兩臂。另一個軍官站在巖石旁邊。那個伏擊者站在另一邊。“聾子”目不轉睹地望著,髙興地擺著頭。

“開槍打我吧他低聲自語。“殺死我吧!”他的肩膀又顫動起來。他一笑胳膊就痛,腦袋也象要裂開似的。但是他又笑得象發急驚風似的全身抖動。

莫拉上尉從大巖石上下來了。

“你現在相信我了吧,帕科。”他質問貝侖多中尉。

“不。”貝侖多中尉說。

“王八蛋!”上尉說。“這兒只有自癡和怕死鬼。”伏擊者又小心翼翼地躲到大巖石后面,貝侖多蹲在他旁邊殳上尉站在大巖石旁毫無遮蔽,開始朝山頂謾罵。西班牙語里的賍話最多。有些臟詰英語里也有,但是另外有一些詞兒卻只在瀆神和敬神并駕齊驅的國家①里應用。貝侖多中尉是個非常虔誠的天主教徒。伏擊者也是。他們是納瓦拉的?;逝?,他們在火頭上詛咒謾罵之后,認為這是罪孽,總得向神父作懺悔。

他們倆如今蹲在大巖石后望著上尉,聽他大罵的時候,認為他這個人和他的咒罵都和自己無關。他們在這生死莫測的一天,不愿說這種話來使得良心上感到內疚。伏擊者想,這樣的謾罵不會帶來好運。這樣提到圣母是個兇兆。這家伙比赤色分子罵得還惡毒。

貝侖多中尉在想,胡利安死啦在這樣一個日子死在山坡。

上尉這時不喊了,轉身朝著貝侖多中尉。他的眼神顯得空前古怪。

“帕科,”他高興地說,“你和我一起上山吧。”“我不。”

“什么?”上尉又拔出手槍。

貝侖多在想。”我討厭這種揮舞手槍的家伙。他們一下命令就拔手槍。也許他們上廁所也要拔出手槍才拉得出屎來。

“如果你下命令,我可以去,但是我抗議”貝侖多中尉對上尉說。

“那我一個人去,”上尉說。“這幾膽小鬼的臭氣太重了。”他右手握著槍,不慌不忙地大步走上山坡。貝侖多和伏擊者望著他。上尉無意找掩護,筆直望著他面前山頂上的巖石、馬?“和那堆新挖出的泥土。

“聾子”伏在馬?“后面巖石犄角那兒,注視著上尉大步爬上山來,

他想只有一個。我們只撈到一個,伹從他的口氣聽來,他是個大獵物。瞧他走路的樣子。瞧這畜生。瞧他大步向前來了。這家伙歸我的了。我帶這家伙上路啦,現在過來的這個人跟我是同路。來吧,同路的旅伴。邁開步子。筆直過來吧。過來領教領教。來啊。“直走啊。別放悝腳步。筆直過來吧。要走來就走來吧。別停下來看那些死人啦。這就對了-別朝腳下看啊。眼睛朝前,繼續走啊。瞧,他留著小胡子-你覺得這小胡子怎么樣?他喜歡留小胡子,這位同路的旅伴。他是個上尉。瞧他的袖章。我說過他是個大獵物嘛。他的臉象英國人。瞧啊。長著紅臉,黃頭發,藍眼睛。找戴軍犓,小胡予是黃色的,長著萆嚷睛。淡藍色的眼瞎。有點毛病的淡藍色的眼晴。有點斜視的淡藍色的艱睛。離我夠近啦。太近了。好,同路的旅伴。挨一下子吧,同路的旅伴。

他輕輕扣緊自動步槍的扳機,這種自動武器射擊時的后坐力使三腳槍架朝后滑動,槍托在他肩頭連撞了三下。

上尉臉朝下地倒在山坡上。他左臂壓在身下。握手槍的右臂伸出在腦袋前方。山坡下又一齊向山頂開槍了,

貝侖多中尉伏在大巖石后面,心想現在非得在火力掩護下沖過這開闊地帶啦。他這時聽到山頂傳來“聾子”低沉而嘶啞的聲音。

“強盜”聲音傳來。“強盜!開槍打我吧!殺死我吧!”“聾子”在山頂上狀在自動步槍后面,笑得胸部發痛,笑得他自以為天靈蓋要裂開了。

“強盜,”他又愉快地喊著。“殺死我吧,強盜1”然后他愉快地搖著頭。他想我們同路的旅伴可不少哪。

他打算等這軍官離開大巖石掩護的時候,用自動步槍結果他。他遲早不得不離開那里。“聾子”知道他躲在那里沒法指揮,他認為時機很好,能把他干掉。

正在這時,山上其他人第一次聽到了飛機來臨的聲音。“聾子”沒聽到飛機聲。他正用自動步槍瞄準著大巖石軔下坡的那一邊。他想:等我見到他的時候,他‘定已經在奔跑,如果不留神,會打不中他的。他跑這段路時,我可以打他后背-我應當把槍隨著他轉動,打他前面?;蛘呷盟?然后射擊他,打他前面。我要在那塊巖石邊上收拾他,對準他前面打槍。接著他覺得自己肩上給碰了一下,扭頭看到華金那灰白而驚恐的臉。他朝這小伙子指點的方向一看,見到三架飛機正在飛來。

正在這時,貝侖多中尉突然從大巖石后面沖出來,他低著頭,撒開兩腿,打著斜沖下山坡,奔到巖石堆后架著自動步槍的地方。

“聾子”在注視飛機,沒看到他溜了。“幫我把槍抽出來,”他對華金說,小伙子就把架在馬?“和巖石間的自動步槍拖出來。

飛機不慌不忙地正在飛來。它們排成梯隊飛行,形體和聲音越來越大。

“朝天臥倒,射擊飛機,”“聾子”說。“等它們飛來,朝它們前面打。”

他始終望著飛機。“王八蛋1婊子養的。”他連珠炮地罵著。

“伊格納西奧!”他說。“把槍架在小伙子肩上。你!”對華金說,“坐在那兒別動。蹲下。蹲得低些。不行。再低些,“他仰臥著,用自動步槍瞄著筆直飛來的飛機。“你,伊格納西奧,給我按住那個三腳槍架。”槍架在華金背上晃動,槍簡在他不能自制地震額的身上跳動,而他躊伏著,低著頭,聽著飛機來近的轟響。

伊格納西奧匍匐在地,抬頭望著天空,注視著飛來的飛機,用雙手緊握住三腳架,穩住了槍身。“低頭。”他對華金說。“頭朝前。”“伊芭霈麗說過。”‘寧應站著死一“隆隆聲越來越近了,華金對自己說。接著,他突然改口默念著。”滿被圣寵的瑪利亞啊,天主與你同在;您是女人中有福的,你兒子耶穌也是有福的。天主圣母瑪利亞,在我們臨死的時刻,為我等罪人祈禱吧。阿門。⑦天主圣母瑪利亞,”他祈禱到這里,這時飛機聲響得使人難以忍受了,他突然想起來了,就心急慌忙地做起懺悔來,“我的天主啊,我衷心懺悔,得罪了值得我全心敬愛的您一‘

他這時耳邊響起了噠噠噠的槍聲,槍筒灼熱地抵在他的肩上。噠噠噠的槍聲這時又響了,槍口的聲波把他的耳朵都快震聾了。伊格納西奧拚命把三腳槍架朝下拉,槍身烤灼著他的背部。飛機的隆隆聲中響著噠噠噠的槍聲,他想不起懺悔該怎么做了。

他想得起的只有這一些話。”在我們臨死的時刻。阿門。在我們臨死的時刻。阿門。在這時刻。在這時刻。阿門。其他人都在射擊,現在,在我們臨死的時刻。阿門。

接著,在噠噠噠的槍聲中響起了一聲撕破空氣的呼嘯聲,接著,轟的一聲,眼前一片又紅又黑的景象,他膝下的土地媒動起來,掀起泥土,打在他的臉上,接著,泥土和碎石劈頭蓋腦地落下來,伊格納西奧壓在他身上’槍也壓在他身上。但是他沒死,因為聽見呼嘯聲又響了,隨著一聲轟晌,他身下的土地又展動起來。接著又是一聲轟晌,他肚子下面的土地突然傾斜,山頂的一邊騰空升起,接著泥土砂石漸漸落下來,蓋在他們銷著的身上。

飛機又飛來了三次,轟炸山頂,但是山頂上的人誰也不知道了。接著,飛機用機槍掃射山頂之后飛走了。當這些飛機最后一次向山頂俯沖、用機槍噠噠地掃射時,第一架飛機拉起機頭,一個鷂子翻身,跟著每架飛機依樣行事,隊形就由梯形變為艾形,朝塞哥維亞方向飛去。

貝侖多中尉命令密集火力壓住山頭,同時帶一個小隊爬到一個可以向山頂扔手榴彈的炸彈坑。他唯恐還有人活著,守在殘破的山頂等著他們,于是先向那堆馬?“、炸裂的巖石、帶有火藥味的被翻起的黃土扔了四顆手榴彈,這才從彈坑里爬出來,走上山頂去察看。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五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小說 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