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罗纳毕尔巴鄂竞技: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章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羅伯特-喬丹走到洞口,撩起門毯望望外面。洞外,夜空哺朗,天氣寒冷,不下雪了。他目光穿過樹干之間向雪地望去,再抬頭透過樹梢望望無云的夜空。他呼吸時覺得吸進肺部的空氣冷得剌人。

“如果‘聾子’今晚去偷馬,會留下很多腳跡,”他想,他放下門敵,返身進入煙霧彌渙的山洞。“天晴啦,”他說“暴風雪過去了。”

他如今躺在黑夜里,等著姑娘到他這兒來。這時風已停息,松樹在夜色中悄然無聲。松樹千兀立在蓋滿雪的地上,他躺在睡袋里,感到身體底下他鋪的東西軟綿綿的,兩腿直伸在暖和的睡袋里,臉上接觸到的和吸進鼻子的空氣冷得刺人。他側身躺著,頭下是他用褲子和外衣卷在鞋子外面做成的圓鼓鼓的枕頭。他脫衣時從槍套里取出大自動手槍,把手槍帶系在右手腌上,這時感到那冷冰冰的槍身貼在腰的一側。他推開手槍,身體更往睡袋里縮下一些,同時望著雪地對面山巖上的黑色缺口,那就是山澗的洞口。天空晴韌,借著雪光的反射可以看清山洞兩旁的樹干和大塊山巖。

臨近黃昏的時候,他曾拿了一把斧頭,走出山洞,踏過新下的雪,來到林間空地邊緣,砍下一棵小云杉。他在黑暗中握著樹的根端,把它拖到山崖的背風處。他挨近山崖,一手把穩樹千,把樹豎直,一手握住斧頭柄靠近斧頭的地方,砍下了所有的枝丫,聚成一堆。然后,他把光樹干放在雪地里,離開那堆枝丫,走進山洞去拿一塊他早先見到靠在洞壁上的厚木板。他用這木板沿著山崖把塊地上的雪全刮開,然后揀起樹枝,抖掉上面的雪,一行行地排列在地面上,就象鳥身上迭蓋著的羽毛那樣,直到做成一張床鋪。他把樹干橫在這些樹枝做成的床鋪的一頭,免得樹枝散開,并從那塊木板邊上劈下兩個尖楔,打進地里,卡住樹干。然后他把木板和斧頭拿回山洞,撩起門毯,“著頭進去,把這兩件東西靠在潤壁上。

“你在外面做啥,“”比拉爾向,“做了一張床。,

“你做床,可別拿我那新擱板劈呀。““請原諒。”

“沒關系。”她說。“鋸木廠里木板多著,你做的床是啥樣的?,

“就象我家鄉的一樣。”

“那就在鋪上好好睡吧,”她說。羅伯特-喬丹打開個背包,從里面抽出睡袋,把包在里面的東西放回背包,然后拿著睡袋再撩開門毯,低頭走出山洞,把睡袋鋪在樹枝上,讓睡袋那封閉的一頭抵在那根橫釘在床腳的樹干上。睡袋口有脧峭的石壁遮擋著。然后他再到山洞里去拿他的背包,但比拉爾說,“就象昨晚一樣,背包跟我睡得啦,“

“你不派人放哨?“他問。“今晚天晴,風雪又停了。”“費爾南多去,”比拉爾說。瑪麗亞正在山洞深處,羅伯特-喬丹看不見她。“諸位晚安。”他說。“我去睡啦。”大家正在把扳桌和蒙著生皮的凳子推到一邊,騰出睡覺的地方,把毯子和鋪兼攤在爐火前的地上。這時,其中的膂里米蒂伏和安德烈斯抬起頭來說,晚安。”

安塞爾莫在角落里,已經睡熟了,身體裹在他的毪子和披風里,連鼻子也看不到。巴勃羅坐在椅子里睡熟了。

“你鋪上要張羊皮嗎?”比拉爾低聲問羅伯特-喬丹。’

“不用。”他說。“謝謝你。我不需要。”

“好好睡吧。”地說。“你的東西我負賁,“

費爾南多跟他一起來到洞外,在羅伯特-喬丹鋪睡袋的地方站了一會兒。

“你這主意很古怪,睡在餺天。堂.羅伯托,”他站在黑暗中說,身上裹著毯子式的披風,卡賓槍掛在肩上。“我習慣了。晚安。”“你習憤了就行,““什么時候人家來換你的班?”“四點鐘。”

“從現在到四點這一段時間很冷。”“我習慣了。”費爾南多說。“你習慣了那就行一“羅伯特-喬丹客氣地說。‘“對。”費爾南多附和說。“我現在得上山去放哨啦。晚安,堂羅伯托。”

“晚安,費爾南多。”

然后他把脫下的衣眼做了個枕頭,鉆進睡袋,躺著等待,感到在這暖和的法蘭絨襯里的羽絨睡袋底下,那些樹枝富有彈性。他注視著雪地對面的山洞口,等待著,覺得心在眺。

夜色晴朗,他感到頭腦和空氣一樣清激而寒冷。他聞到身體下面松枝的氣味、壓碎的松針的味兒和更強烈的樹枝斷口滲出的樹脂香味。比拉爾,他想,比拉爾和她扯的死亡的氣味。我愛聞的可是這一種氣味。這一種和新割的首蓿的氣味,還有你騎了馬趕牛時踩碎的鼠尾草的氣味,柴火的煙味和秋天燒樹葉的氣昧。那準是勾起鄉愁的氣味,秋天在故鄉米蘇拉的街上耙成堆的樹葉燃燒時的煙火味。你情愿聞哪一種氣味呢?印第安人編籃子用的香草的氣味?熏皮張的氣味?春雨后泥土的氣味?你在加利西亞地岬上走在金雀花叢中聞到的海洋味兒?還是你在黑夜里駛近古巴的時候,從陸地上吹來的鳳的氣味,“那是仙人掌花、含羞草和馬尾藻叢的氣味。要不,你情愿聞聞在早晨饑餓時所吃的煎烕肉的香味?還是早熳的咖啡香?還是把一只晚秋蘋果一口咬下去時聞到的香味?還是蘋果酒作坊在碾碎蘋果時的味兒,或者剛出爐的面包香味呢?他想你一定餓了。他側身躺著,借著照在雪上的星光望著那山洞口。

有人從毯子后鉆出來。他看見那人站在山巖的缺口前,就是那山洞口,但看不清是誰。他接著聽到在雪里移動的腳步聲,接宥,這個人撩起毯子,低著頭又進表了。

他想著來她要等大家都睡熱了才會前來。真是浪費時間錒。夜晚過去一半了。瑪麗亞舸??燉窗?,瑪萠亞,因為時間不多啦。他聽到樹枝上一塊雪輕柔地掉在雪地上的聲苷。起了一陣微風,他臉上癉到了。他忽然慌張起來,說不定她不會來了,這時起了風,使他想到早晨不久就要來臨申他聽到微風吹動樹梢的聲音,樹枝上叉有些雪落下來了。

來吧,瑪麗亞。他想請你現在快到我身邊來吧。啊,快到我身邊來吧。別等啦。你等不等他們睡熱,都沒有關系了。

接著,他看到她從那蒙在山洞口的毯子下面鉆出來了。蝕站了一會兒,他知道是她,但看不淸她在做什么。他低聲吹了聲口哨,但她還在洞。山巖的黑影里撖著什么。接著,她手里拿著什么東西奔過來了。他看到她兩條長腿在雪地里奔跑,按著,她跪在睡袋旁邊,拍掉腳上的雪,用頭緊挨著他她親了他—下,把一包東西遞給他。 。”、

“把這個和你的枕頭放在一起。”她說。“我在禍口脫掉了鞋,免得浪費時間。” ‘

“你光著腳從雪地里來的?” ,

“是啊,”她說。“只穿一件結婿襯.衫,“

他把她緊緊地摟在懷里,她把頭磨蹭著他的下巴。

“別碰腳,”她說。“腳很冷,羅伯托。”“把腳伸到這兒來,暖和暖和。”

“不。”她說。“很快就會暖和起來的。現在快說,你愛我。”

“我愛你。”

“好,好。好。”

“我愛你,小兔子……

“你愛我的結婚襯衫嗎,

"永遠是這一件。”

“對。就象昨晚一祥。這是我的結婚襯衫,““把腳伸到這兒來。”

“不,那不象話。腳自已會暖和起來的。我不覺得腳冷。只因為踩過雪,你才覺得冷的。再說一遍。““我愛你,我的小兔子“我也愛你,我是你的妻子,““他們睡著了。”

“沒有,”她說。“可我再也忍不住了。那有什么關系?”“一點兒沒關系,”他說,感到她貼在身上,苗條而頎長的身子溫暖喜人“什么都沒有關系了。”

“把手放在我頭上,”她說。“我來試試看能不能吻你,“、“這樣好嗎?“她問辦

“好。”他說。“把你的結婚襯衫脫了。”“你要我脫嗎?”“要,不冷就脫。”

“鄺兒的話!我身上象著了火似的。”“我也是??墑槍竽悴換峋醯美瀆?rdquo;

“不會。過后我們會象森林里的野軎,緊緊地挨在“起,彼此都分不出哪個是你、哪個是我了。你不覺得我的心就是你的心嗎?”

“覺得。分不出了。”

“現在你祺摸。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我成為一個人了。我愛你,啊,我多么愛你。我們不是真的成為一個人了?你不覺得嗎,“”

“覺得,”他說。“的確如此。”“現在你摸摸。你除了我的心外可沒別的心了。”“也沒有別的鼷、別的腳或別的身體了。”“可我們是不一樣的,”她說。“我希望我們完全一樣。”“你不是這個意思。”

“是的,是這個意思。是這個意思。我非要對你這樣說不可。”

“你不是這個意思。”

“也許不是,”她溫柔地說,嘴唇貼在他肩上。“可是我巴不得這樣說。既然我們不“樣,叫我髙興的是你是羅伯托,我是瑪麗亞-不過,要是你想變,我也樂意變。我愿意變成你,因為我太愛你了。”

“我可不愿意變?;故悄閌悄?、我是我的好,“可現在我們要變成一個人啦,再分不出你我了。”她接著講,“即使你不在身邊,我也是你明,我真愛你,我一定要好好地寵愛你,“瑪麗亞。”“嗯。”“瑪麗亞。”

“嗯。,“瑪麗亞。”“噢,噯。說吧。”“你不冷嗎?”

“噢,不。把睡袋拉拉好,遮住你的肩,““瑪麗亞。”“我說不出話了,““啊,瑪麗亞。瑪麗亞。瑪麗亞。”到后來,緊挨著躺在一起,外面是寒夜,睡袋里是綿綿暖意,她頭貼在他臉頰上,靜靜地、愉快埤挨在他身旁,接著溫柔地說,“你呢?”

“跟你“樣,”他說。

“好。”她說。“不過跟今天下午不一樣。”“是啊。”

“可我更喜歡這樣。不一定要死過去的。”

“但愿不,”他說。“我希望不要死,““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們是一個意思,“

“那你干嗎說這話而不照我的意思說?”

“對男人萊說是不一樣的。“ ‘

“那我髙興我們是不一樣的。”

“我也高興,“他說,“不過我僅得這死過去的感覺,我這樣說,只不過因為我是男人,出于習憤。我和你的感覺一樣。”“不管你怎么樣,不管你怎樣說,都正合我的心意。”“我愛你,我還愛你的名字,瑪麗亞,““那是個普通的名字,“

“不,”他說。“不普通。”

“我們現在睡吧?”她說。“我很快就會睡熟的。”“我們睡吧,”他說。他感到那頎長而輕盈的身體溫暖地挨著他,使人舒適地挨著他,排除孤獨地挨著他;就憑腰部的接觸,肩膀和腳的接觸,奇妙地使他不再感到孤獨,跟他結成一個對抗死亡的聯盟,于是他說,“好好睡吧,長腳小兔子。”她說,“我已經睡熟了。”

“我就要睡著了,”他說。“好好睡吧,親愛的。”然后他入睡了,快樂地熟睡著。

但是,夜半他酲來,把她緊緊摟著,仿佛她就是生命中的“切,正從他身邊被奪走似的。他摟著她,覺得她是存在著的生命中的一切,而且事實正是如此。她呢,安詳地熟睡著,沒有醒過來。于是他翻了個身,側臥在一邊,拉起睡袋兼住她的頭,在睡袋里湊著她的脖子吻了一下,然后拉起手槍上的繩子,把手槍放在隨手拿得到的身旁,然后躺在夜色里思量。

黎明帶來了一陣和風,他聽到樹上的積雪溶化了,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那是一個暮春的早晨。他呼了“口氣就知道,這場蘿風雪只不過是山區里的反常現象,雪到中午就會化掉的。他接著聽到有匹馬來近了,騎手策馬小跑,馬蹄帶著濕雪,發出重濁的得得聲。他聽到卡賓槍套搖晃時的桕打聲,和皮鞍的咯吱咯吱聲。

“瑪麗亞,”他說,搖搖姑娘的肩膀,要她鼷來,“躲在睡袋里“”別起來。”他一手扣襯衫鈕扣,一手拿起自動手槍,用大拇指松弁保險。他看到姑娘剪短頭發的腦袋猛的縮進睡袋,接著就看到那騎手從樹林里過來了。他這會兒匍匐在睡袋里,兩手握著槍,瞄準朝他騎來的人。他以前從沒見過這個人。

這時,騎手幾乎就在他對面了。他騎著一匹灰色大困馬,頭戴卡其貝雷帽,穿著毯子式的披風和笨重的黑靴,馬鞍右面的槍套里撅出著一支短自動步槍的槍托和狹長的子彈夾。他長著一張年靑而冷酷的臉,這時他看到了羅伯特,喬丹。

他把手朝下伸向槍套,當他彎腰轉身從槍套里急速拔槍的時候,羅伯特-喬丹看到他卡其披風的左胸前佩戴著大紅色的統一標記①,

羅伯特、喬丹瞄準這標記稍下方,朝他當胸一槍。1槍聲在積雪的樹林中震響著。

馬兒仿佛突然被馬刺踢了一下,向前猛地一沖;那年輕人還在拉扯槍套,身子就朝地面溜下去,右腳被馬鐙勾住了。馬兒撒開四腿拖著臉朝下的騎手顛簸碰撞,在林中奔馳而去。羅伯特。喬丹一手握槍,站起身來。

那匹大灰馬在松林中狂奔。那人的身子在雪地上拖出了一條寬闊的痕跡,一邊是一道深紅色的血跡。大家從山洞里走出來。羅伯特-喬丹伸手把當枕頭用的褲子攤幵,開始穿著,“你把衣服穿上,他對瑪麗亞說,

他聽到頭頂上一架飛得很高的飛機的聲音。他穿過樹林看見那匹灰馬站在那兒不跑了,那騎手仍舊臉朝下地掛在馬鐙上。

①指天主教會內崇拜耶穌基督圣心的信徒們所佩的標記。該崇拜由法國修女瑪格麗特,瑪麗、阿拉科克于十七世紀倡議,在侑奉天主教的國家中傳撟甚。”.

“去把那匹馬拉住,”他朝向他走來的普里米蒂伏喊著。接著問,“山頂上誰在放哨?”

“拉斐爾,”比拉爾在山洞口說。她站在那兒,頭發來不及梳,兩股發辮披在背上。

“騎兵來了。”羅伯特,喬丹說。“把你那挺天殺的機槍架在山上。”

他聽到比拉爾對山洞里叫奧古斯丁。接著她走進山洞,然后兩個男人跑出來,一個拿著自動步槍,三腳架撂在肩上;“個拿著一袋子彈盤,

“跟他們一起上山,”羅伯特’喬丹對安塞爾莫說,“你伏在槍邊,抓住槍架別動,”他說,

三個人贓著山路,穿過樹林,跑上山去,太陽還沒照上山頂,羅伯特“喬丹站直了身體,扣上褲子,收緊腰帶,手腕上的繩子上掛著那支大手槍。他把手槍插在膝帶上的槍套里,把活結移到下端,把繩圈套在自己脖子上,

他想,總有一天人家會用這個繩困把你紋死。得了,這次它可幫了個大忙。他從槍套里拔出手槍,抽出子彈夾,拿槍套外邊那排子彈中的“顆塞進子彈夾,再把子彈夾推入槍柄。

他朝樹林中苷里米蒂伏那兒望去,只見他抓住了馬邇,正把那騎手的腳從馬鐙里拔出來。?“體的臉朝下,伏在雪地上;他望著普里米蒂伏正在搜他的衣袋。“過來,”他喊道。“把馬帶來。”

羅伯特-喬丹跪著穿繩底鞋時,覺得瑪麗亞靠在他膝旁,正在睡袋里穿衣服。她這時在他生活里沒有地位了

他在想這騎兵沒料到會出意外。他沒有循著馬蹄印走,竟沒有理所當然地保持著費惕,更不用說心懷恐懼了。他甚至沒順著那通向崗哨的腳印走。他準是散開在這些山里的巡邏隊中的一員??墑塹妊猜叨臃⑾炙х?,他們會循著他的馬蹄印找到這里來的。他想。”除非雪先化掉,除非巡邏隊遇到什么情況。

“你最好到下面去,”他對巴勃羅說。這時大家都走出了山洞,提著卡賓槍站在那兒,腰帶里插著手榴彈。比拉爾把一皮袋手榷彈遞給羅伯特-喬丹,他拿了三個,插在衣袋里。他低頭鉆進山洞,找到他那兩個背包,打開里面有手提機槍的那只,取出槍管槍托,將槍托接好,在槍里推進一個子彈夾,衣袋里藏了三個。他鎖上背包,隨即走向山洞口。他想。”我兩個口袋都裝了硬貨。但愿口袋的線縫別綻開。他走到山洞外,對巴勃羅說,“我要上山去。奧古斯丁會使那挺機槍嗎?”“會,”巴勃羅說,他望著帶馬來的普里米蒂伏。“瞧,多好的馬,”他說。

那匹大灰馬滲著汗,微微戰栗,羅伯特-喬丹拍拍馬肩隆。“我把它和別的馬放在一起,”巴勃羅說。“不行。”羅伯特-喬丹說。”它留下了來這里的蹄印,還得踩—條出去的印子。“

“對,”巴勃羅同意。“我騎它出去,把它戴起來,等化了雪再帶回來。你今天很有頭腦,英國人。”

“派個人下山吧。”羅伯特-喬丹說。“我們得上山了。”“不用了,”巴勃羅說。“騎兵不會從那條路來。不過我們倒可以從那條路以及別的兩條路撤走。如果有飛機來,還是不要留下腳跡的好。給我皮酒袋,比拉爾。”

“想走開了喝個醉!”比拉爾說。“還是把這拿去吧,“他伸過手去,把兩只手榴彈栽進衣袋。

“什么話,去喝個醉!”巴勃羅說。“情況嚴重哪。不過還是把酒袋給我。干這種事叫我喝水可不行。”

他抬起雙臂,抓住韁繩,一翻身上了馬鞍。他露齒笑笑,拍拍那心驚肉跳的馬。羅伯特,喬丹看他親切地用腿兒磨雎著馬的傰腹。

“這匹馬棒極了,”他說,又拍拍這匹大灰馬,11這匹馬美極了。走。它越早離開這里越好一

他伸手從槍套里拔出槍筒上有敢熱孔的輕自動步槍,打量著它,實際上那是一支改裝成可以用九毫米手槍子彈的手提機槍。“瞧他們的裝備多好。”他說。“瞧這現代化的騎兵。”

“現代化的騎兵正臉朝下地躺在那兒哪,羅伯特,喬丹說。“咱們走吧。”

“安德烈斯,你把那些馬兒備好鞍,作好準備。要是聽到槍聲,把它們帶到山隘后的樹林里去。帶著你的武器前來接應,讓婦女們看管馬。費爾南多,注意把我的背包也帶著。最要緊的,拿時要特別小心,你也得把我的背包看好。”他對比拉爾說。“你要保證它們跟馬“起走。咱們走吧,”他說。

“撤走的事由瑪麗亞和我來準備,”比拉爾說。接著對羅伯特-喬丹說,“瞧他那副德行。”一邊朝巴勃羅點點頭。巴勃羅象牧人那樣騎在灰馬背上,用兩條肥腿夾住了馬腹,給自動步槍換子彈夾,這時馬兒張大了彝孔。“瞧,一匹馬使他多精神啊,““但愿我有兩匹馬,“羅伯特-喬丹帶勁地說。“你騎馬可不穩當。“

“那么給我一頭騾子吧,”羅伯特‘喬丹露齒笑著說。“給我把那家伙的衣服剝下來,”他對比拉爾說,朝那臉面朝下、躺在雪里的騎兵點了點頭。“信呀,證件呀,什么都傘來,戲在我背包的外口袋里。什么都別丟,懂嗎。”“是。”

“咱們走吧,”他說。

巴勃羅一馬當先,后面兩個人單行相隨,免得在雪里留下琮跡。羅伯特,喬丹提著手提機槍的前把手,槍口朝下。他想。”伹愿它用的子彈和這騎兵的馬鞍槍①的一祥就好了。但是不一樣。這是德國制造的。就是卡希金留下的那支。

這時,陽光蓋滿山嶺,和風吹拂著,雪在溶化。真是一個可愛的暮春早晨。

羅伯特‘喬丹回過頭來,看見瑪麗亞和比拉爾一起站著。接著她從山路上跑來。他有意落在普里米蒂伏的后面,跟她說活。

“你,”她說。“我可以跟你去嗎?”“不。幫比拉爾做事。”她跟著他走,一只手搭在他胳膊上。“我要去。”“不行。”

她還是緊跟他走著,

“我可以按住槍架,就象你吩咐安塞爾莫做的那樣。”“不要你按槍架。不管是槍架還是別的,什么也不要。”她走在他身邊,把手插進他的口袋。“別,”他說。“只要好好?;つ愕慕嶧槌納?。”

①泛指騎兵插在馬桉上的槍套里的槍支,此處為自動步槍,較一般的略短

“如果你要走,”她說,“吻吻我。““你真不知害臊,”他說。“對。”她說。“一點也不。”

“你現在回去。要做的事很多。如果他們循著這些馬蹄印來,我們說不定要在這里開火。”

“你,”她說。“你看到他胸前佩戴著什么?”“看到。怎么會不看到?”“那是圣心啊。”

“不錯。所有的納瓦拉人都佩戴圣心,““你就瞄著它幵槍?”“不。瞄在圣心下面。你現在回去吧“你。”她說。“我全看到了。”

“你什么也沒看到。一個男人,一個從馬背上覼下來的男人。你回去吧。”

“說你愛我。”“不。現在不行。”“現在不愛我了?”

“別說了。你回去吧。一個人不能一邊幵槍一邊談戀愛啊。”“我要去按住槍架,一邊聽槍響,一邊愛你。”“你瘋了。你現在回去。”“我不瘋。”她說。“我愛你。”“那么你回去。”

“好。我走。你要是不愛我,我對你的愛夠我們倆消受的。”他望著她,想了一想,不禁微笑了。“你聽到了槍聲,”他說,“就跟那些馬匹一起走。幫比拉爾背我的背包。說不定太平無事但愿這樣。”

“我走,”她說。“瞧,巴勃羅騎的馬多棒。”大灰馬在山路上一直跑在前面。“對。走吧。”“我走。”

她把手在他口袋里緊捏成拳頭,狠狠地捶他的大瞄。他對她看看,看到她眼睛里噙著淚水。她從他口袋里抽出拳頭,張開雙臂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吻他。“我走,”她說。“我走。”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十九章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二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