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赫罗纳√西班牙人: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十八章(4) (海明威)

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喪鐘為誰而鳴 - 海明威 最新章節 第九閱讀網歡迎您!本站域名:"www.coaylx.com.cn",很好記哦!赫罗纳反超皇马 www.coaylx.com.cn 第九小說閱讀網
強烈推薦: 羅亭 無名的裘德 質數的孤獨 時間旅行者的妻子 第二十二條軍規 好兵帥克 邦斯舅舅 夢的解析 草葉集 戰爭論 全球通史 物種起源 沉默的羔羊 洛麗塔 十日談 天路歷程 套中人 靜靜的頓河 茶花女 雙城記 悲慘世界 百年孤獨 圣經 紅與黑 君主論 偷影子的人 少年維特的煩惱 時間簡史 饑餓游戲 蘇菲的世界 了不起的蓋茨比 巴黎圣母院 呼嘯山莊 鋼鐵是怎樣煉成的 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心靈雞湯 福爾摩斯探案全集 霧都孤兒 廊橋遺夢 昆蟲記 簡·愛 基督山伯爵 喪鐘為誰而鳴 堂吉訶德 牛虻 最后一個莫希干人

 當時看來逃雎的人被槍斃是公正、正確和必要的。這沒有什么對非議的。他們逃跑是自私的表現。法西斯分子發動了進攻,我們在瓜達拉馬山區灰色巖石的山坡上的矮松林和荊棘叢中阻擊他們。敢人飛機來轟炸,后來把大炮拉了上來,加上炮火的轟擊,我們堅守著那條公路,等到那天傍晚,還活著的人員發動了、反攻,把敵人擊退了。后來,當他們穿過巖石和樹林,.企圖從左痛迂回的時侯,我們堅守在一所療養院里,從窗子里和屋頂上射擊,盡管他們已經包抄了療養院的兩側我們嘗到了被包圍的滋味,直到那次反攻把他們趕回公路的對面

炮彈炸開時的閃光和轟響,使泥灰紛紛墜下,一堵墻突然塌倒,叫你驚憤失措,你把機槍刨出來,拖開臉朝下、埋在瓦礫堆里的機槍手,你把腦袋躲在機槍的遮護板后面,排除故哮,刨出被砸碎的彈藥箱,重新整理好彈帶,你然后俯臥在遮護板后面,把機袷再次向公路邊掃射。在這整個過程中,在那使你嘴巴喉嚨發干的恐懼中,你做了該做的事,并且知道自己是對的。你體會到戰斗中那種使人嘴巴發干的、戰勝了恐懼并排除其他雜念的狂賽。那年夏天和秋天,你為全世界的窮苦人,反對所有的暴政,為你所信仰的一切,為你理想的新世界而斗爭。他想,那年秋天你學會了怎樣長時間地在寒冷、潮濕、泥濘以及搌壕溝、筑工事的活動中堅持下去,不畏艱苦。你對夏天和秋天的感情被深深地埋葬在疲乏、渴睡、緊張和不舒服的感覺底下,“。但它一直存在著,而你所經歷的一切只不過證實了它的存在。他想,正是在那些日子里,你懷著一種深刻、健全、無私的自柰一他突然想到,這將使你在樂爵飯店成為一個非常討厭的人。

他想;是啊,你當時如果去樂爵飯店不見得會吃得開的。你太天真了,你當時仿佛正漀受著天恩。不過,當時的樂爵飯店可能和現在不同。他對自己說:是柯,事實上不是那樣的,壓根兒不是那樣的。當時根本還沒有樂爵飯店哪。

卡可夫跟他談起過那些日子。當時所有的俄國人都住在皇宮旅館。當時羅伯特“喬丹還沒有跟他們中的任何人結識。漲是第一批游擊隊成立之前,他遇到卡希金和其他俄國人之前??ㄏ=鸕筆痹詒狽降囊諒綴褪ト咚溝侔?,并參加了那次向維多利亞進攻伹沒有成功的戰斗①。他直到一月份才到達馬德里。而羅伯特、喬丹在卡拉萬切爾和烏塞拉作戰的那三天里,他們阻擊;了法西斯軍隊對馬德里的攻勢的右翼,把摩爾人和外籍兵團遂屋打回去,掃蕩了那陽光直曬的灰色高原邊縷上被打得稀巴爛的郊區,沿著髙地邊緣筑起了一道昉線來保衛這個城角②。那時卡可夫在馬德里。

卡可夫談起往事時也沒對那些日子冷嘲熱諷。那時一切都好象沒有希望了,他們同舟共濟,如今每個人都還記得在那種情況下應該如何行動,比受到的表揚和勛章記得更澝楚。當時政府放棄了這城市,撤退時帶走了國防部所有的汽車;寵米亞哈只得騎自行車去視察他的防御陣地。羅伯特“喬丹不信這件事。即使他充滿了愛國的想象,也沒法想象米亞哈騎自行車的情景,但卡可夫說那是真的。不過話得說回來,他當時替俄國報紙寫了這件事,所以很可能寫了以后希望這是真的。

然而另一件事卡可夫可沒有寫,在皇宮旅館有三個由他照管的俄國傷員,兩個是坦克手,一個是飛行員,傷勢很重,沒法運走。那時最重要的是不能留下俄國人介入的證據以免法西斯分子為公開千涉作辯護,所以萬一放棄這個城市的話,卡可夫有貸任不讓這些傷員落入法西斯分子手中。如果有必要放棄這個城市,卡可夫應當在離開皇官旅館之前消滅一切有關他捫身份的跡象。一個腹部有三處槍傷,一個下巴被槍彈打掉了,聲帶雄在外面,還有一個股骨被槍彈打碎,雙手和臉部燒傷嚴重,一張臉變成了一個沒有昧毛、眉毛和汗毛的大水皰,光憑這三個留在皇宮旅館床上的傷員的?“體,誰也沒法征明他們是俄國人。你無法證明一個不穿衣眼的死人是俄國人人死了以后,國籍和政治態度都歷示不出.

羅伯特-喬丹曾問卡可夫,如果他不得不這樣做,有什么感想!卡可夫說,他過去沒有想到要這祥做。“那你打算怎么辦?”羅伯特-喬丹筲問他,還加上“句,“你知道,突然要你把人弄死不是件簡單的事啊。”卡可夫說,“是啊,如果你總是把它帶在身邊準備自己用,那就簡單了,“他接著打開煙盒,給羅伯特-喬丹看藏在煙盒一邊的東西。

“不過,如果人家俘虜了你,第“件事就會是拿走你的煙盒,”羅伯特、喬丹提出異議。“他們會叫你舉起雙手。“

“可我在這里還有一點兒,”卡可夫露齒笑翁,拉起他上衣的翻領。“你只消這樣把钃領往嘴里一塞,咬一下,咽下就成。”

“那要好得多,”羅伯特"喬丹說。“告訴我,它是不是象偵探小說里老愛描寫的那樣有苦杏仁的氣味?”

“我不知道。”卡可夫髙興地說。“我從來沒聞到過。我們折斷一小支聞聞好嗎?”“還是留著吧。”

“好吧。”卡可夫說,收起煙盒。“我不是失敗主義者,你知道,可是隨時都可能再出現這種嚴重的局面,而這東西不是到處都能摘到的。你看到來自科爾多瓦前線的公拫嗎?非常美。所有的公報中我現在最喜歡這個。”

“公報說些什么?”羅伯特‘喬丹是從科爾多瓦前線來到馬德里的,所以他突然一楞,因為有些事情你自已可以取笑而別人卻不能,別人取笑時就會出現這種心情。“給我說說好吧?”

“我們光榮的部隊繼續挺進,沒有喪失一寸土地,”卡可夫用他那古怪的西班牙話說。

“恐怕不是這樣說的吧,”羅伯特-喬丹將信將疑地說。“我們光榮的部隊繼續挺進,沒有喪失一寸土地,”卡可夫用英語又說了一遍。“公報上是這樣說的。我可以找給你看。“

你還牢記著在波索布蘭科外圍戰斗中犧牲的你所認識的人,而在樂爵飯店,這只是個幵玩笑的話題。

敢情樂爵飯店現在還是這個樣子。然而樂爵飯店并不是―開始就有的。革命初期的那種情況在幸存下來的人們中產生了樂爵飯店那樣的事物,如果現在還是這種情況,他倒很樂意再去看看,去了解了解。他想。”你的心情跟當初在瓜達拉馬山區,在卡拉萬切爾和烏塞拉時的大不一樣啦。你很容易蛻變啊,他想。然而那是銳變呢,還只不過是你喪失了當初的天真?在其他方面不也是這么回事嗎,“有誰能始終保持著青年醫生、青年牧師和青年軍人初出茅廬時所慣有的對自己事業的忠貞呢?牧師當然保持著,否則他們就不干了。他想,看來納粹分子也保持著,還有極其自我克制的共產黨人也保持者。

他想到卡可夫的情況就沒個完。他上次在樂爵飯店的時候,卡可夫對一個在西班牙待了很久的英國經濟學家推崇備至。多年來羅伯特,喬丹經??湊飧鋈說鬧?,雖然對他的佾況一點不了解,但一直很尊敬他。他不怎么喜歡這個人寫的有關西班牙的著作,認為寫得太找顯簡單,太一目了然了,而且他知進有很多統計數字是主觀捏造的。但是他想;你真正了解一個國家之后,躭不會重視有關那個國家的新聞報道了。’然而他還是尊敬這作者的意圖。

他們進攻卡拉萬切爾的那天下午,他終于見到了這個人。他們坐在斗牛場的背風處,兩條街上有人在射擊,大家都忐忑不安地等待著進攻開始。一輛約定的坦克沒來,蒙特羅手托著頭坐著,不斷說。”坦克還沒來。坦克還沒來。“

那天很冷,街上刮著黃色的塵土,蒙特羅的左臂中了彈,手臂發僅了。“我們非有坦克掩護不可,”他說。“我們必須等坦克來,可是等不及了。“他受的傷使他的口氣顯得暴躁。

蒙特羅說,他認為坦克可能停在公寓樓后面電車路的拐角上,羅伯特‘喬丹就返身去尋找。果然在那兒。然而不是坦克。在那些日子里,西班牙人把什么車于都稱為坦克。那是一輛舊的裝甲本。司機不愿離開公寓褸的拐角把車子開到斗牛場來。他.站在車后,靠在車身的鐵板上,戴著有襯墊的皮頭盔的頭靠在抱著的雙臂上。羅伯特-喬丹跟他說活時,他搖搖頭,仍舊枕在取:臂上。接著他扭過頭去,不看羅伯特-喬丹。“我沒有接到去那兒的命令,”他陰沉地說。羅伯特-喬丹從槍套里拔出手槍,把槍口抵住裝甲車司機的皮外衣。

“這就是給你的命令,”他對他說。司機搖搖頭,那頂大皮頭盔活象足球運動員頭上的轘子,他說,“機關槍沒彈藥。”

“我們在斗牛場有彈藥。”羅伯特‘喬丹對他說“來,我們走吧。我們到那兒去上彈藥。走吧。”“沒人使機關槍,”司機說。“人呢?你的伙伴哪兒去了。”“死了,”司機說。“在車里。”

“把他拖出來。”羅伯特,喬丹說。“把他從車子里拖出來。”“我不愿碰死人,”司機說。“他身體倒在槍和方向盤之間,我沒法跨過他的身體。”

“來吧,”羅伯特‘喬丹說。“我們一起把他拖出來。”他爬進裝甲車的時候碰了頭,眉毛上面撞玻了一道小口子,血從那兒流到臉上。?“體又重又硬,沒法彎曲,他不得不用力敲?“體的頭,把這卡在座位和方向盤之間的臉朝下的腧袋拖出來V他終于用膝蓋抵在?“體的頭下面,把它頂起來,然后等頭一松動,就抓???“體的腰往外拉,個人把?“體拖向車門。“幫我拖“把。”他對司機說。

“我不愿碰他,”司機說,羅伯特‘喬丹看到他在哭。在他那沾滿塵土的臉頰上,眼淚從鼻子兩邊直淌下來,他的鼻子也在淹鼻涕。

他站在車門旁把?“體摔了出去,?“體直倒在電車路旁的人行道上,仍舊保持著死去時那個彎腰曲背的姿勢。他躺在那兒,灰黃色的臉貼在水泥人行道上,兩手彎在身體下面,姿勢象在車里一樣。

“上車,他媽的,”羅伯特-喬丹用手槍指點著司機說。“上車去吧

正在這時,他看到從公寓樓后面走出一個人來。那人穿著長大衣,沒戴帽子,頭發花白,顴骨寬闊,兩眼深陷而相距很近他手里拿著一包切斯特菲爾錐牌香煙,抽出一支,遞給正在用槍口把司機推上裝甲車的羅伯特,喬丹。

“等一等,同志,”他用西班牙語對羅伯特-喬丹說,“你跟我談談戰斗的情況好嗎。”

羅伯特‘喬丹接過香煙,放進他那藍色技工服的胸袋里,他從過去看到的照片上認出了這位同志。就是那位英國經濟學家。“去你的,”他用英語說,然后用西班牙語對裝甲車司機說,“開到那邊去。斗牛場。懂嗎?”他砰地一聲拉上笨重的車門,上了鎖,他們倆就順著那長長的斜坡驅車直駛。槍彈隨即射在車上,嗒嗒地響,好象小石子打在鐵鍋爐上的聲音。接著機關槍向他們開火了,就象尖藶的錘打聲。他們開到斗牛場后面停下售粟窗口旁仍然張貼著去年十月份的海報;彈藥箱己被播開,同志們端著步槍,腰帶上和口袋里裝著手榴彈,在背風處等待著。夔特羅說,“好。坦克來了。現在我們可以進攻了。”

那晚他們攻下了山上最后幾植房屋后,他舒適地躺在一堵磚埔后面,墻上敲掉了幾塊磚當槍眼,他眺望著那片在他們和撤退到山粱上的法西斯分子之間的美麗平坦的田野,怡然自得地想著那掩護著左翼的上有“座被擊毀的別墅的小山。他穿著汗濕的衣服,躺在一堆稻草里,身上裹著毯子等衣垠千。他躺在那兒想起了那位經濟學家,不禁笑了,接著為自己的粗魯覺得抱歉。然而那人伸手遞香煙給他,就象要打聽消息給小費似的,那時候,他這戰斗員對非戰斗員的反感使他失去了自制。

他如今想起了在樂爵飯店卡可夫談起這個人的情形原來你是在那兒遇到他的,”卡可夫說。“那天我到了托萊多大橋①就沒有上前去。他向前線走出很遠。我相信,那是他表現勇敢的最后一天。第二天他就離開了馬德里。我相信,他在托萊多表現得最勇敢。在托萊多他出足風頭。我們攻下城堡時出謀劃策的人中間有他-你看到他在托萊多的表現就好了。我相信多半是靠了他的努力和建議,我們的圍攻才取得成功。那是戰爭中最蠢的一頁。事情愚蠢到了極點,可你跟我談談,在美國,對他有什么看法?”

“在美國,”羅伯特-喬丹說,“人們認為他和莫斯科非常接近,

上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十八章(3) --返回目錄:喪鐘為誰而鳴 -- 下一篇: 海明威《喪鐘為誰而鳴》在線閱讀 第十八章(5)